您的位置 : 軟街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此間朝暮不辭你
此間朝暮不辭你

此間朝暮不辭你 我是真愛 著

連載中 宋辭霍慕沉

更新時間:2020-02-26 10:22:31
精品小說《此間朝暮不辭你》由我是真愛所編寫的古代言情類型的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宋辭霍慕沉,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上輩子宋辭眼瞎心盲,被養姐和渣男合手害死,一朝重生,宋辭見到霍慕沉第一件事就是抱住老公金大腿,手撕白蓮花,狠虐仇人,走上人生巔峰!……“老公,都是臭不要臉求我跟他私奔!”宋辭抱住自家老公金大腿,撅嘴撒嬌。渣男瞪大眼睛,看著面不改色撒謊的女人:“你放P!”白蓮花:“……”恨得牙根癢癢!霍慕沉:“真的?不跑了?”宋辭捧心,“不跑!”嬌媚的小眼神,一拋過去,一砸一個準!霍慕沉戲謔著勾唇,“再跑,下不來床!”后來,果然下不了床……對于霍慕沉這輩子做的最光明...
展開全部
推薦指數:
在線閱讀
章節預覽
章節目錄
嬌媚的嗓音從喉嚨里溢出來。

宋辭絕對想不到這是自己的聲音。

等她意識回來時,她急急忙忙伸手捂住了唇瓣,被浴室熏得濕漉漉的眼睛呆呆的望著霍慕沉,卻恨不得把頭埋進水里,磕磕巴巴的說道:“我……我自己洗吧。”

她擔心再任由霍慕沉洗下去,保不齊自己先變成餓狼,把人撲倒,就地正法。

霍慕沉視線順著她精致的小臉向下滑去,有一下沒一下掃過她白皙肌膚斑斑點點的紅色痕跡,俯身朝她靠過去,嗓音黯啞,帶著急促的喘息聲:“好……你自己洗,手不許弄到水,懂?”

語氣寵溺得像是在哄孩子。

宋辭毫無章法的點了點頭,隨后就見到男人雙臂環胸,挺拔的身姿就站在浴缸旁邊,饒有興趣的看著她用一只手洗澡。

她的臉更加窘迫,仰起頭對上男人似笑非笑的眼神,皺起眉頭:“你不出去,那我怎么洗?”

“我在這里,你就洗不了,那你想誰在這里?”男人反問,犀利眼神鎖定她,直直將她困在自己的視線范圍里,不斷收緊,直接看穿她的內心。

一瞬間,四目相對。

宋辭被說得理虧,也沒有再洗澡的心思,一閉眼直接從浴缸里站起來,朝浴缸外邁去,反正都已經丟臉,也不怕再丟臉兩次,還沒邁出去,腳下卻突然一滑,她忍不住驚呼一聲。

下一秒,她的腰被一雙粗糲有勁的手穩穩拖住,伴隨而來是輕笑寵溺的嗓音:“霍太太是在投懷送抱?”

宋辭被調侃得抬不起頭,似乎感覺到男人的惡趣味,心里懊惱著。

前世霍慕沉雖然時不時被她作到瀕臨暴怒,但也是清冷禁欲,眼前這個調戲她好幾次的男人,還是她老公嘛?

她剛皺眉,霍慕沉就瞧出了她的心思,唇角淺淡的勾出一點弧度,在宋辭看過來時,又消失了。

霍慕沉仿佛是故意的一般,扯過浴巾慢條斯理替她擦拭身上的水珠,明明五分鐘就能做完,他整整擦了半小時。

等他終于擦完,拿過浴袍時,宋辭頂著紅撲撲的臉,終于松了口氣。

霍慕沉打橫抱回她到床上,目光落在她貼在額間濕漉漉的長發,拿出柜子里的吹風機,拍了拍床邊:“過來。”

宋辭乖乖坐在男人身邊,任由男人修長的指尖穿過她的發絲,一股溫熱的感覺蔓延開來,讓她舒服得瞇起了眼。

但等她察覺不到霍慕沉吹頭發的動作之后,她這才緩緩睜開了眼睛,可空曠的房間里哪有霍慕沉的身影。

她急得立馬起身,顧不上穿鞋就朝有亮光的房間里去,見到霍慕沉筆直的站在床邊正準備脫衣服,見到她進來了,帶著不悅的眼神落在她白皙的腳上:“怎么**鞋,想要等生病了再鬧回宋家說我苛待你?”

“你為什么不在主臥洗澡,你是想和我分房睡嗎?”宋辭黑白分明的眼珠帶著淚花,帶著委屈朝他質問道。

此時此刻,霍慕沉上半身的衣服被脫掉,露出文理分明的八塊腹肌,他一步步朝宋辭走去,像是踩到她心坎上,忽然彎腰俯在她耳邊說:“離不開我了,還是想再殺我一次?”

宋辭聽他這么說,渾身一抖。

她安靜了一會。

腦海中卻閃過上輩子霍慕沉被她一刀險些刺中心臟,倒在血泊里的場景。

臉色一寸寸的變白。

她伸手抱住他的脖子,把臉埋到他肩窩里,溫熱的淚珠透過男人的肌膚直直戳中他的心臟:“老公~你別離開我,沒有你,我晚上會做噩夢的。”

話音剛落,空氣里陷入一陣寂靜。

客臥的窗戶沒有關,一股涼風吹過。

宋辭被凍得不敢說話,只想用力抱住霍慕沉,聽著他心臟的跳動聲,證明他是活的。

霍慕沉被她抱住了足足十分鐘,直到一個噴嚏聲,才拉回他一絲恍惚的心神。

如果想耍把戲離婚,她沒必要把戲演得這么真實,但剛才那一刻從宋辭身上傳來的脆弱和害怕,無論如何都無法忽視過去,仿佛她真害怕他會離開她。

他瞇起眸,摸到她渾身冰冷時,一手將她抱到懷里,直奔主臥塞到被子里。

宋辭見狀,笑得更加明朗,滿滿依賴的膩歪在他懷里,緊緊的勾住他的脖子,大有不撒手的趨勢,眼眸明亮得似乎只能容納他一個人。

霍慕沉被她蹭得呼吸逐漸粗重,皺起眉頭,伸手去拽她的手,卻被她勾得更緊,模樣傲嬌得有些可愛。

他輕笑:“松開。”

“你還要走嗎?”

聲音要多委屈就多委屈。

霍慕沉深深的看她可憐巴巴看他,又氣又笑:“不松開,想再陪我洗澡?”

宋辭一聽窘迫得放開得他脖子,但又怕他要和自己分房睡,小手在他轉身時條件反射拽住他褲子一角:“你還會回來吧?”

眼瞧見褲子被拉到一半,男人的臉沉了沉:“霍太太這是非我不可了?我可不認為霍太太一夜之間就能從殺我到愛我?”

“你可是我老公,我這輩子當然非你不可。”宋辭甜言蜜語說得順口,“老公昨天的事是誤會,都說打是親罵是愛,我那是太愛你,完全拜倒在我家老公的美色之下。”

霍慕沉伸手把小手扣住,避免碰到她的傷口,低沉開腔:“我的美色?”

“不光是美色,還有身材。”宋辭一手拽住他的褲子,不知不覺幾乎都要拽了下來,睡衣也在朝霍慕沉蹭過去時,完全散開在被子里。

雪白的肌膚泛著紫紅的吻痕,黑色的長發襯托精致的鎖骨泛著白光。

霍慕沉隱忍得青筋暴起,一巴掌拍在她**上:“宋辭,你膽子什么時候這么大,居然敢調侃我了?”

“我說的是事實。”

霍慕沉勾起唇角,在宋辭無辜的眼神對上他時,一巴掌不輕不重拍在她**上,直接勾起宋辭的小性子。

見她鼓動著腮幫,要發脾氣,不急不緩的開口:“不說打是親罵是愛,躲什么躲?”

好吧。

你是我老公,你說得算。

我這次讓著你。

宋辭像是個吹爆了的氣球,本來被打**的氣,一下子被泄得干干凈凈,她撅著嘴巴,嘟囔道:“老公,你要相信我。”

霍慕沉被她無辜的眼神盯得忍不住想要折斷她的腰,皮膚下的青筋狠狠跳動著,狂野又性感。

他伸手摸了下她滾燙的臉頰,索性就著她的手直接脫掉褲子,穿著短褲,朝浴室走去。

他現在,急需沖一個冷水澡。

宋辭也知道霍慕沉一時半會可能不相信自己。

她不急。

老公是她的,也只能是她的!

小說《此間朝暮不辭你》 第7章 不能分房睡 試讀結束。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电子游艺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