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軟街文學網 > 小說庫 > 都市 > 以我之名
以我之名

以我之名 我喜歡富婆 著

連載中 唐誠 總裁輕松爽文輪回重生豪門世家

更新時間:2019-06-13 17:45:24
甜寵新書《以我之名》由我喜歡富婆所編寫的職場風云類型的小說,本小說的主角唐誠,書中主要講述了:唐誠大學畢業后,找不到好工作,唐誠姑姑的一個同學,是柳河縣城關鎮的黨委書記,姑姑和姑父請了這位城關鎮黨委書記馬玉婷赴宴,和馬玉婷說了說唐誠的情況,馬玉婷說:“現如今國家行政機關進人,都是采取招聘的方式,正式公務員手續,我一時辦不了。要是過來給鎮政府當個臨時工,這很容易辦到。”...
展開全部
推薦指數:
在線閱讀
章節預覽
章節目錄

馬玉倩說:“喝點酒嗎?”

唐誠說:“喝點啤酒吧!”

兩個人要了四瓶啤酒,唐誠確實餓壞了,菜上來后,唐誠先胡吃狼咽了一番,等著馬玉倩微笑著把酒杯舉起來,唐誠陪著馬玉倩喝了一杯啤酒。

馬玉倩不光人長的漂亮,還有酒量,這可能也是遺傳的因素,她的姐姐就挺能喝的,號稱是柳河縣四大能喝啊,她陪著唐誠一人喝了一瓶啤酒,人家馬玉倩面不改色,心不跳,仍然微笑著看著唐誠,唐誠說:“行啊,玉倩,你的酒量可以啊!”

馬玉倩說:“都說你們從事司機行業的人能喝酒,怎么樣!我們一起喝幾杯。”

唐誠說:“都說能喝酒的是這四種人,分別是紅臉蛋兒的,扎小辮兒的,不吱聲的,揣藥片兒的,你馬玉倩就扎著小辮子,一定是能喝之列。不過嗎,我唐誠別的不敢說大話,就兩件事,我還是很有自信的,一樣是,我開車技術不服人,一樣就是我喝酒不服人。”

馬玉倩說:“我的酒量也是一般,不過,今天,姐姐高興,愿意喝幾杯,不要讓我把你喝趴下就行啊!”

唐誠呵呵笑了,很少遇見女人敢和唐誠公開叫板酒量的,再說,剛從派出所里出來,毫發無傷,唐誠也高興,唐誠說:“好啊,我今天就見識見識一下能喝酒的女人,究竟能喝多少!”

兩個人一起說笑著,有點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感覺,很快,四瓶啤酒,喝干了。

唐誠問馬玉倩說:“再要四瓶,你敢嗎?”

馬玉倩歪著頭,微笑著,兩只大眼睛里,流露著春水般的溫柔,說:“這句話應該我問,你敢嗎?”

“呀呵!”唐誠不得不重視起來馬玉倩的酒量,古語說扎著小辮的能喝,他一直持著懷疑的態度,總有點不相信,今天,還真見著能喝酒的女人了。唐誠轉臉問酒店里又要了四瓶啤酒,心想,一個人平均四瓶了,一定能把這個馬玉倩打趴下。

四瓶啤酒上來以后,兩人說笑著又喝起來,開始唐誠和馬玉倩還多吃菜,少喝酒,后來,就變成了少吃菜,多喝酒了,喝酒這玩意,都有很深的心得體會,開始的時候,都多少有點推辭,怕暈怕醉,可是喝著喝著,就有點想暈想醉了。

唐誠看著馬玉倩慢慢變紅潤的臉龐,眼睛忽閃著,那么的迷人,真是有點酒醉人更醉了,自己為了這個女人被關進了派出所警示教育了一天,差一點沒有被關進拘留所,剛想喊冤,誰知道人家親自過來接唐誠出派出所,馬玉倩來接他,擺下酒宴,為他壓驚,這讓唐誠感覺,自己先前受到的委屈,是值得的,這個馬玉倩還挺會安慰人的,將來真是不知道會嫁給誰,在那個男人的身下承歡,又會便宜了那個不成器的男人。

兩人繼續喝著酒,這個時候,天公開始作美了,竟然打了幾聲響雷,刮起一陣的狂風,頃刻之間,下起雨來。

外面下雨了,唐誠說:“玉倩,外面下雨了,不然,我們就別喝了,你在這里等著,我去單位上開車,過來接你回家吧!”

馬玉倩竟然喝酒的興致上來了,她搖著頭說:“不用,這夏天的雨,來的快,走的也快,等一會就不下了,我們還是先喝酒,等酒喝完了,說不定,雨還停了。”

唐誠無奈,又回到座位上,繼續陪著馬玉倩喝酒,四瓶啤酒又喝干了,馬玉倩抬手還要啤酒,唐誠感覺自己是個男人,不能眼看你著馬玉倩喝醉,好像自己有點圖謀不軌,蓄意貪歡什么的,就出來阻止,誰知馬玉倩醉意朦朧的說:“怎么?服氣了吧。你說一聲,你的酒量不如我,叫聲姐姐我甘拜下風。我就饒了你。”

唐誠說:“好,倩姐姐,我的酒量不如你,好了吧!”

馬玉倩說:“這還差不多,你出去看看,雨停了嗎?”

唐誠走到外面,你還別說,真讓這個馬玉倩說對了,夏天的雨來的快,走的快,猛下了一陣,就不下了,馬玉倩搖晃著從座位上站起來,似要摔倒,唐誠猶豫了一下,還是過去攙扶住了一把,自己的手放在了馬玉倩的肩膀上,幸運的是,馬玉倩默許了唐誠攙扶她的動作,還把身體向唐誠這邊靠了靠。

兩人走出酒店,來到了自己的電瓶車旁,唐誠說:“還是讓我來騎著吧!你坐車。”

誰知,馬玉倩杏眼一瞪說:“怎么,嫌我喝酒多了,不會騎車了,我偏要騎!”

馬玉倩雙腿一架,就騎到電瓶車上,對著唐誠說:“上來吧,還是由本姑娘馱你!”

馬玉倩讓唐誠上了電瓶車,晃晃悠悠的,先送馬玉倩回家,她對唐誠說:“先回我的家,你和我一起去看看,那個姓郝的,今晚,還敢過來找我的茬嗎!”

唐誠趁著酒勁說:“他如果還敢來,老子見他一次,打一次。”

馬玉倩笑了說:“你真像一個男人!”

唐誠說:“廢話,俺本來就是一個男人!”

有句話是這樣說的,叫樂極生悲,馬玉倩和唐誠兩人很談得來,真說話說的投機,迎面就開過來一輛汽車,車燈閃爍,照的馬玉倩刺眼,猛然的馬玉倩一慌,電瓶車“唰”的一下,就沖下了路基,兩個人一起摔到在路邊的綠化帶上。

綠化帶就一些低矮灌叢植物,倒也沒有生命危險,兩人除了身上沾了泥水,像一個泥人之外,其他的沒有傷害,唐誠掙扎著先站起來,伸手就去拉馬玉倩,馬玉倩把手遞到唐誠的手里,唐誠用力一拽,馬玉倩的身體是站起來了,可是,裙子掛到樹枝上,只聽“嗤啦”一聲,好像是烙煎餅的聲音,裙子就被扯了一個大口子,一片雪白隨即展現在昏暗的路燈下,還很刺眼,不應該看到的,唐誠都看到了。

馬玉倩下意識的急忙去捂住扯開的裙縫隙,對唐誠說:“不準看。”

唐誠用手遮擋住眼睛說:“我沒有看。”不過,指縫之間空隙很大。

猜你喜歡
  1. 總裁小說
  2. 輕松爽文小說
  3. 輪回重生小說
  4. 豪門世家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电子游艺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