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軟街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婚纏不休:前夫,別亂來
婚纏不休:前夫,別亂來

婚纏不休:前夫,別亂來 葉蓁 著

連載中 寧希程錦時 虐戀神仙妖精總裁虐戀情深

更新時間:2019-06-13 16:00:41
小說主人公是寧希程錦時的小說叫做《婚纏不休:前夫,別亂來》,它的作者是葉蓁傾心創作的一本現代言情類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我人生最難堪的時刻,是在我爸和小三的婚禮上。 我闖入那個人的生活,也是在他們的婚禮上。 從此,天崩地裂,而我只求能和他白頭到老。 他說,我們結婚吧。 我說,好。 早就喜歡上的人,我怎么說得出拒絕的話。 他說,寧希,我們之間只談性和錢。 我說,好。 在這場無愛的婚姻里,能守著他,也是好的。 他說,我們離婚吧。 我說,好。 四年婚姻一朝走到盡頭,我心死如灰,只愿此生不復相見。 后來,他又說,“小希,嫁給我。” 我毫無波瀾,“程總,我想,我們之間除了合作,沒別的可以談。” 他圈住我的腰身,“你確定?那個熊孩子,剛才喊我爸爸!”...
展開全部
推薦指數:
在線閱讀
章節預覽
章節目錄

  一直到晚上,都沒有等到他的回復。

  饒是已經習慣了他的一貫作風,這次我還是壓抑得難受,一句話都不說,讓我一個人這樣煎熬算什么回事。

  我覺得自己如果不找方式發泄一下,可能會憋死,于是打電話約了周雪珂去夜色。

  我前腳剛到夜色,她就來了,鼻尖上還冒著細汗,一屁.股坐在我邊上,挑眉道:“怎么了,不開心啊?”

  我自顧自的倒了一杯酒,仰頭喝下,唇角泛起苦澀的笑容,“我可能要離婚了。”

  原以為,在給程錦時發消息的時候,我就已經接受了自己做的這個決定。

  可是在說出“離婚”這兩個字的瞬間,好像有什么東西扎在心尖,呼吸都扯著疼。

  她斂了笑,“離婚?為什么?”

  我又喝了一杯酒,才把這些天發生的事情都說了出來。

  每說一個字,我都覺得被狠狠扇了一個耳光。

  我的老公,當著眾人的面,帶著小三和私生子登堂入室,我這個原配,反倒住進了酒店。

  雪珂猛地把酒杯拍在桌面,厭惡的皺起眉頭,“真他.媽惡心人,程錦時呢?”

  我扯了扯嘴角,“五六天聯系不上了,估計又是出差了吧。”

  “寧希,就沒有你這么窩囊的!錯的是他們,憑什么你搬出來住?”

  她“嚯”地站了起來,一臉的恨鐵不成鋼,氣得咬牙,“你在這給我等著,別亂跑。”

  我愣了愣,“你要去干嘛?”

  她抓起手機就走,“你別管!”

  我想要攔住她,結果撲了個空,想著她做事情向來有分寸,也就沒追。

  我半靠在沙發上,一杯又一杯的喝著,企圖用酒精麻痹自己。

  只是,我高估了自己的酒量,才二十來分鐘,就有些犯暈。

  “妞兒,一個人喝酒多沒意思。”

  身旁驀地一暗,我頭都沒抬,硬邦邦道:“滾開。”

  酒吧這種場所是很亂,但能在夜色消費得起的人,都或多或少能上臺面,不至于做出耍流.氓的事情來。

  只是,我好像想錯了。

  “喲,脾氣還挺大!”

  隨著男人輕浮的話語,身旁的沙發微微一陷,我肩膀上搭過來一只熱乎乎的手臂。

  我慢半拍的扭頭,微微一怔,除了看見一個輕佻的陌生人,余光還掃到了不遠處,那個清冷衿貴的男人。

  哪怕只有一眼,哪怕我眼前都開始出現了重影,卻仍然在第一時間認出來,是他,程錦時。

  我揚唇一笑,對著身旁的陌生人道:“來,一起喝酒。”

  “好啊,正好我也一個人……啊!”

  陌生男人剛端起桌上的酒杯,就猛地被人掀翻在地,連掙扎的余地都沒有,破口罵道:“我.操,哪個不長眼的?”

  我捏了捏手心,瞇著眼一瞬不瞬的盯著這個消失了好幾天,又突然出現的男人,心口有些發悶。

  在那個男人就要爬起來的時候,程錦時又一個拳頭砸了下去,聲音比拳頭還要冷硬幾分,“再不滾,我弄死你。”

  他身上有種與天俱來的強大氣場,震懾力十足,讓人不敢質疑他說的話。

  那個男人也反應過來是碰上了惹不起的人,連滾帶爬的跑了。

  我搖了搖發暈的腦袋,明知故問,“你怎么來了?雪珂呢?”

  “她家里有點事,不會過來了。”他臉色陰鷙,聲音帶著山雨欲來的怒氣,“我要是沒來,你準備干嘛?喝酒,然后呢,嗯?”

  話落,他捏住我的手腕,拉著我就往外走。

  我雙.腿發軟,腳步虛浮的跟在他身上,在被他塞進副駕駛后,我才頗為嘲諷的道:“喝酒,然后就和他開房啊。”

  他寒潭般冷寂的眸光直直地落在我身上,壓低寒涼的嗓音,“寧希,你說什么?”

  如果是在我清醒的狀態下,聽見他這樣的語氣,我估計直接慫了。

  可此時酒勁上來,再加上這些天的壓抑和委屈,我的理智根本控制不了自己。

  我自嘲的笑了聲,“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么?憑什么啊,程錦時我又不欠你什么,你為什么要這么欺負我?”

  他愣了下,擰眉,“你到底想說什么?”

  我看著他冷漠的樣子,心里的委屈也更甚,嗓音染上哭腔,“你沒看見我上午發給你的消息嗎,我討厭你,我要離婚!”

  他雙眸深邃,像是化不開的濃墨,不容置喙道:“我不同意。”

  我心頭微微一顫,莫名生出一絲期待,問,“為什么?”

  他煩躁地扯了扯領帶,動作不羈又性.感,聲音微沉,“現在還不是最好的時機。”

  我只感覺剛才升起的期待,簡直就像是笑話。

  原來,不是不會和我離婚,只是現在不是最好的時機。

  為什么?

  因為宋佳敏和小寶剛搬進來,擔心他們背上不好的名聲么。

  還是,擔心我婆婆不會同意?

  一時間,我腦子里冒出很多猜測,每一個,都像一把刀,生生刺入我的心口。

  是了,他只會替宋佳敏考慮,我在他眼里,只不過空有程太太這個名分罷了。

  我的情緒在剎那間分崩離析,豆大的淚珠滾落,我嘶聲道:“程錦時,你把我當什么了?我是你的妻子啊,別人有小三、有私生子都是藏在外面,你偏偏把人帶回家里,我也是人,我的心也會痛啊!現在……連離婚,我都得挑個好時機是么?!”

  說到后面,我的聲音都在發顫,理智一絲不存,又接著道:“是,當年結婚是我有求于你,可只是因為是你,我才會答應,不代表你可以這樣對我……

  你不喜歡我和你談感情,所以我只字不提,這幾年,也努力做好一個妻子的本分,對你、對你的家人好。我以為,也許可以換來你一點點的在乎。結果呢?在你眼里我不過是個妓.女……”

  說出最后兩個字時,那天晚上的場景,再次浮現在腦海里,好像有細密的針,一下又一下的扎在心尖。

  我哭得越發厲害,似乎這樣,就可以宣泄出自己滿腔的委屈和難過。

  他清冷的眸中閃過復雜的情緒,是動容,又好像是不忍,我還來不及分辨,就稍縱即逝。

  大抵,是我醉得太厲害,都產生了幻覺。

  他抬手揩掉我的眼淚,啟動車子,嗓音是慣常的寡淡,“先回家吧。”

  沒有解釋,沒有安慰,我揮出的拳頭就像打在了一團棉花上,也許在他看來,剛剛我只是在無理取鬧。

  我心里涌上一陣難以言說的凄涼,“家?從宋佳敏住進去的那一刻,那就是你們的家了。”

猜你喜歡
  1. 虐戀小說
  2. 神仙妖精小說
  3. 總裁小說
  4. 虐戀情深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电子游艺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