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軟街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不如盡余歡
不如盡余歡

不如盡余歡 半字淺語 著

連載中 沈亦安蕭宸 宮斗游戲重生豪門世家

更新時間:2019-06-10 10:31:48
小說主人公是沈亦安蕭宸的小說叫做《不如盡余歡》,本小說的作者是半字淺語創作的古言風格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蕭宸在這空間里呆的時間太久了,這里的一景一物,她閉著眼睛都能走過去,所以她剛一進入空間就抬腳邁步奔著靈泉去了! 無他,只是這對療傷有奇效!在她還是還是一縷魂魄的時候,有時不小心被陽光灼傷,靈泉水能快速的為她治療傷口,那么想必這也同樣適應于人體!...
展開全部
推薦指數:
章節預覽
章節目錄

三個人跟著蕭宸進了他的辦公室,古色古香的擺設,一水兒的紫檀木桌椅,博古架上放著或精致、或大方的玉質擺件,一看就不是凡品。

“嚯,阿宸,你這新辦公室可夠氣派的啊!”

“這些東西也就是擺著看看,不值什么。”蕭宸是真的不覺得什么,這都是空間里最不起眼的東西。

“這叫不值什么?”沈亦安大叫,指著其中一個玉質的玉如意道,“這個,我在姑父那兒看見一個比這個略小的,材質也不如這個細膩柔和,君彥說一個洋人給他爹十萬,他爹都沒賣。”

最可氣的是,他前些日子丟的那批貨差不多也值十萬,為了這十萬,他熬的眼睛都紅了,現在蕭宸告訴他,這不值什么,他真的很想哭啊!

顧慎之看著有些促狹的蕭宸眼神柔和,不過,還是正事要緊,遂開口道:“好了,別耍寶了,說說到底怎么回事?”

沈亦安嘆了口氣坐在椅子上道:“你也知道我們家丟了一批貨,就是陳玉峰手底下的那幫鱉孫干的,我本來是想帶人到碼頭上去給陳家兄弟添點堵,哪成想正好看到莊小姐帶著她家的船工被斧頭幫的人圍著。”

“老子我正好要找這幫鱉孫,他們就送上門來了,我要是不干點什么都對不起我自己。”

“嗯,你人也打了,氣也出了,才發現給莊小姐惹了禍了。”顧慎之涼涼的道。

顧慎之看蕭宸眼神疑惑,解釋道:“碼頭是雖說各個幫派都有,但莊家船行所在的地方是斧頭幫的地盤兒,亦安雖是幫了莊小姐,可是莊家以后在碼頭上的生意也就難了,斧頭幫便使點手段,莊家的損失就大了。”

蕭宸點頭表示明白,沉思了一會兒道:“莊小姐,你是想讓我幫你把人收拾了,讓他們不感再來找麻煩嗎?”

莊夢如沒想到這人上來就要動手,有些語無倫次的道:“不不不、蕭公子你不要去跟這些人打,你打不過他們的。”又怕蕭宸覺得沒面子解釋道,“那些人都很兇狠,你去了會吃虧的,你不要去找那些人。”

想了想黯然道:“船行是祖上傳來的,父母去世后就傳給了哥哥,哥哥不是善于經商的人,別的產業也都相繼虧損了,唯有這個船行還有進項,能維持家中生活。”

“我也不求別的,就是想請蕭老板找人問問看看有沒有想要我們這個船行的,與其給人糟蹋了,不如趁早賣了,還能多賺些。”

蕭宸很意外,他沒想到柔弱的莊夢如如此果決,懂得壯士扼腕。

“那你兄長的意思?”

“哥哥不善經營,已經不止一次有轉賣船行的意思,可一是價格一直談不攏,二是畢竟是祖宗留下來的,我們已經不孝,還是想著能堅持還是堅持一下。”

蕭宸點點頭:“那這船行你兄長打算多少錢出手?”

“十,十五萬。”莊夢如有些難為情,又怕蕭宸覺得她是獅子大開口,連忙解釋道,“除了船行還有那三條船,另外還有船行的伙計、船工都一并算在里面。”

蕭宸抬了抬手道:“莊小姐,你不用緊張,這樣你回去跟你兄長商量一下,如果決定賣,明天一早來這兒找我。”

莊夢如一怔,忙到:“蕭公子,你要買我們的船行?”

蕭宸點頭:“是。”

這下別說莊夢如了,沈亦安和顧慎之都皺了眉。

“可是蕭公子,那些幫派的人…”

“不用擔心,我即買了自然有把握。”

莊夢如看著蕭宸嘴角的笑意,點了點頭:“那好吧,那我不打擾你們了,我先回去,明天我和家兄再來拜訪蕭公子。”說著站起身來,與顧慎之、沈亦安打了個招呼先走了。

“阿宸,你這不會是一擲千金為美人吧。”沈亦安調侃道。

顧慎之也皺起了眉頭,阿宸對這個莊夢如是不是太上心了,什么事都替她解決。”

蕭宸不理沈亦安的調侃,對顧慎之道:“漢江自漢江府入內陸,江面上盜匪甚多,商戶不堪其擾,有甚者人死船毀,作為漢江守軍,也應該保一方平安不是。”

顧慎之沉思:“我之前也有意成立水軍,可水軍開銷巨大,一直未能成行。”

“錢的問題不用擔心,如果你同意,我們還是老規矩。”

“我不同意你就不干了嗎?”顧慎之無奈一笑。

“不會,但是那就不是水軍而是水匪了。”蕭宸一本正經的道。

顧慎之搖頭失笑。

沈亦安看得莫名其妙,這不是說買船行的事嗎?怎么說到水軍、水匪上頭了?這兩人打什么啞謎?

“哎,你們兩個別算計那個了,先說說我這事兒!”

蕭宸迷茫、顧慎之疑惑,沈亦安什么事?

沈亦安那個氣啊,敢情他都白說了!

“陳玉峰截我貨的事兒?”沈亦安咬牙!

“那打一頓!”蕭宸躍躍欲試。

顧慎之失笑。

沈亦安氣結:“明明有腦子,卻偏偏想動手,你可真是唯恐天下不亂。”

蕭宸嘀咕:“那你還帶人去砸場子呢!”

“哎,你…”

“好了,都別鬧了。”顧慎之笑著安撫這兩人,又解釋道:“陳家這兩兄弟睚眥必報,很是難纏,但向來也很有分寸,怎么會明目張膽的去截青幫的東西,你確定是斧頭幫干的嗎?”

沈亦安沉思,事情發生到現在已經半個月了,他也是好不容易才找到證據,指向陳玉峰,他抓到的人承認是陳玉峰手下的人指使他們干的,這難道還有錯?遂把這件事的來龍去脈詳細說了。

原來他們運的這批貨是槍,是顧遠道托沈鴻斌運的,這也不是第一次了,可是也是這次出了差錯!東西到倉庫前還好好的,可準備運出去的時候卻發現貨沒了,箱子里裝的都是石頭。

他爹發了火,讓他把偷東西的人找出來,他先是查出有一個倉庫保管員一直從倉庫偷東西拿出去賣,也不是第一次了,只是他每次拿的少,也沒人發現。有人找到他,用他偷倉庫東西的事威脅他放人進倉庫,他也沒想到這些人這么貪,可等知道的時候他也無能為力了,只盼著能蒙混過關。

順著這條線查下去,才發現這批人不是漢江本地的,他們也很謹慎,他帶人整整找了五六天,才發現這幫人的行蹤,還跟陳玉峰的人勾肩搭背的從煙管出來。

只是青幫和斧頭幫一直井水不犯河水,這次斧頭幫針對青幫是不是有別的目的,且斧頭幫背后有洋人,他不得不慎重,這才來找顧慎之和蕭宸拿個主意。

猜你喜歡
  1. 宮斗小說
  2. 游戲小說
  3. 重生小說
  4. 豪門世家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电子游艺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