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軟街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許是初心不改
許是初心不改

許是初心不改 一別兩寬 著

已完結 陸子沐沐今今 懸疑逆襲總裁腹黑

更新時間:2019-06-04 15:15:21
主角是陸子沐沐今今的書名叫《許是初心不改》,它的作者是一別兩寬最新寫的一本現代言情風格的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我愛他愛到發瘋,愛到失去自我,愛到一切一切的盡頭。可惜,他從來不稀罕,他也從來沒有對我說過愛這個字眼。后來的后來,我不愛陸子沐了。我才知道,他稀罕,且放到了心里,一直一直。...
展開全部
推薦指數:
章節預覽
章節目錄

我緊掐著掌心,沉默無言。

大伯書房的書桌上放著一個禮盒。

我小心翼翼的看了眼陸子沐,他只是淡漠的掃了我一眼,骨節分明的手去拆開禮盒。

一個三口之家的瓷娃娃,大伯是想讓我們早點有孩子。

可大伯根本不知道,這二年來陸子沐根本沒碰過我。

“你在書房呆著,我把大伯找過來,屆時你跟他說離婚的事。”陸子沐冷眉一蹙的放下禮盒道。

“好。”我身子僵直的應著。

我就那樣筆挺的站在那里,一動不動。

在等待著最終的審判一樣。

好一會兒,來的不是大伯,是傭人,她著急的道,“陸老爺子食物中毒了,趕緊去醫院吧。”

我身形一顫的慌了起來,連忙跟著傭人一起離開書房。

陸子沐也隨著去了醫院,他眉頭緊蹙,眸光里有不安的忐忑。

我張了張嘴,想安慰一句,終是什么都沒說。

我說什么,無疑是添加他的厭煩感。

大伯一系列檢查完,醫生說是吃了螃蟹又吃柿子,導致的食物中毒,幸好及時送醫,休養一下就沒什么大礙了。

陸子沐推開病房門的一點縫隙。

大伯正睡著了。

“要不,下次說吧。”我緊攥著手,輕聲道。

陸子沐目光冰冷的看著我,突然來了句讓我全身冰寒的話,“是不是你造成的?”

我不可置信的看著陸子沐,這個我二年的丈夫,竟然對我是負信任,“我沒那么大能耐。”

“柿子是你帶的,你明知道大伯會擺海鮮宴,你卻帶柿子,用意不是很明顯嗎?”陸子沐的眸子里迸出凌厲的危險氣息,仿佛下一秒就要把我撕碎。

我踉蹌退后的搖頭,“我沒有,我買柿子的時候根本沒想那么多,大伯喜歡吃柿子你也是知道的,從我媽家出來,我想起今天的日子,就想買點水果,剛好看到……“

“閉嘴,真沒想到你越來越歹毒。”陸子沐冷哼的轉身離開。

我恍恍惚惚的離開醫院,走在馬路上,差點被車子撞了也沒發覺。

只知道腦袋空蕩蕩的,失去了所有的茫然。

的士停在媽媽家門口,我才發覺自己無意間讓師傅開來了這里。

媽媽正炒著菜,沐小滿在客廳不易樂乎的玩著游戲。

“怎么又來了。”沐小滿掃了我一眼,嘟囔道。

我拿起沙發上的一本書,朝沐小滿丟了過去,“不行嗎?”

沐小滿縮縮身子,朝我哼了哼,這時他的手機響起,他看了眼號碼,走到陽臺去接電話。

媽媽端著菜從廚房出來,看到我時也明顯不高興了。

“你一天跑幾趟娘家,像什么話。”

“媽,我本來就打算在這住幾天。”我筋疲力盡的往沙發上一躺。

“住什么住,這有你住的地方嗎。”媽媽憤憤然的解下圍裙。

“媽,你怎么這么過分。”我睜眼瞪著媽媽,沐小滿只要出什么事,她才會打電話給我,然后叫我來吃飯,做一大桌好吃的菜,此外,她壓根不關心我任何。

好像是讓我嫁到陸家,就是她對我最大的付出,然后我就要無條件的為這個家回饋。

這邏輯,還真是刺人。

“媽,媽……完蛋了,完蛋了。”沐小滿殺豬般的聲音響起,他瘋的從陽臺跑進了客廳。

“怎,怎么了?”媽媽也慌了,她咽著口水問。

沐小滿絕望的眼神又看向我,“我前段時間接的一個展銷會設計,前幾天剛剛搭建完成,今天展銷會舉行的時候塌了,死傷慘重……”

猜你喜歡
  1. 懸疑小說
  2. 逆襲小說
  3. 總裁小說
  4. 腹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电子游艺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