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軟街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奸相當道:我家夫人誰敢動
奸相當道:我家夫人誰敢動

奸相當道:我家夫人誰敢動 江小百 著

連載中 霍清云鳳堯卓 游戲仙俠輪回重生古言

更新時間:2019-06-04 11:31:03
《奸相當道:我家夫人誰敢動》由江小百所編寫的古言類小說,主角霍清云鳳堯卓,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而霍清云第一次見到鳳堯卓時也是一抹驚艷,一張驚人慕羨的臉,面籠云山,英眉挺立,丹唇微抿,俊美中伴著邪氣。微偏頭看向鳳堯卓那雙如夜般的黑色眸子里半月微閃,青絲微挽起,長長的墨發順暢的鋪卷而下。...
展開全部
推薦指數:
章節預覽
章節目錄

霍清云對夏世子還是有點印象的,記憶里是個高高瘦瘦的男子,記得不錯的話他應該是當初和成將軍的女兒定了娃娃親,算算時候此時康親王進京只怕還是要處理世子爺的婚事。

霍清云順著夏千瑾指的方向看過去,那里有著不少的富家公子,還沒到就聽見一群的高談闊論。

霍清云搖搖頭,低聲道:“我這身體偏虛,近不了人多的場合,我們還是姐妹兩走走,然后去會場,反正日子還長,我遲早會見到世子爺的!”

一聽霍清云說這話,夏千瑾忙應著,霍清云體弱多病的事自己有聽聞,來時母親早就叮囑她,好好照顧永安姐姐。

姐妹兩個人順著長廊往前走,丫鬟小子們跟在后面,可不巧有人迎面走了過來。

“姐姐這是跟誰一起走著,可不是忘了妹妹不成……”一聲嬌滴滴的聲音發出。

霍清云一抬頭就能看到迎面走來一位少女,帶著幾個丫鬟,此女皮膚如雪似玉,眉如墨畫,唇如桃瓣,目若秋波,嗔時亦多情。

身上淺色羅裙繚姿鑲銀絲邊際,水芙色紗帶曼佻腰際,著了一件淺粉**彩繪芙蓉拖尾拽地對襟收腰振袖的長裙。

劉畫彤,劉陌影的親妹妹!

這整日里出入將軍府的熟客,可是天天跟著霍清蓮的小尾巴,就等著霍清蓮當嫂子了,平日里沒大沒小的不知禮儀,真是不知道禮部尚書怎么會教養出來這樣的閨女。

霍清云摸著自己手上溫潤的玉鐲子,臉上帶著若有若無的笑意,聲音里溫柔而冷淡,“這說的哪里話,我向來是記性好的,自然不會忘了畫彤!”

這一聲畫彤讓來人聽著有幾分驚訝,畢竟霍清云平時見到她都是很熱情的,今日里怎么有些冷淡。

劉畫彤抬眼看看站在一旁的夏千瑾,夏千瑾常年生活在塞外,她自然不知道這人是誰,只當是哪里小戶人家的女兒。

劉畫彤看過去的目光也有些不屑,自小被父母握在手心里寵著,她向來以自己為中心的,哪里會顧及什么別人的感受。

因著霍清云不愛說話,劉畫彤第一次進將軍府時沒有對她行過禮,而她又一向有優越感,往后的日子中便免了這該有的禮節。

既然她這么目中無人,霍清云不由得眸中閃過一絲壞意。

她也故意不著急介紹夏千瑾的身份,就任著劉畫彤肆意。

天色較暗,劉畫彤也沒看清夏千瑾頭上的郡主頭飾,就大搖大擺的過來。

“姐姐,這位是?”夏千瑾不認識京城里的姑娘家,但劉畫彤臉上的傲慢之氣卻是毫不遮掩的,既然看到郡主的頭飾也不行禮,夏千瑾還以為是哪里的小主,便主動向霍清云詢問。

霍清云慢慢地轉過頭,眸光微冷但是笑得輕柔,“這位是禮部尚書的千金,劉畫彤!”

禮部尚書這幾個字出來,劉畫彤的臉上傲氣更是張揚了!

他父親是一品大員,多少豪門貴族要追捧她,劉畫彤自小就是活在父親帶來的榮光里,在她的世界里除了皇家人,她就是極尊貴的存在。

夏千瑾不由得皺起眉頭,禮部尚書的千金,竟然見到她們兩位郡主絲毫沒有禮節,那得意洋洋的表情惹惱了夏千瑾。

夏千瑾還記得一件事,這禮部尚書就是陛下給霍清云指親的那一戶,堂堂尚書家的小姐竟然這般目中無人實在是匪夷所思!

“姐姐,可曾見到我哥哥和清蓮姐姐?”劉畫彤的臉上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她眼底的嘲諷是那么的明顯。

劉畫彤看不起霍清云,她懦弱的性子怎么配得上郡主的位子,不就是靠那個死去的父親,不然這個病秧子有什么本事能坐在位子上。

霍清云看著劉畫彤的表情,墨黑色的瞳孔里泛起絲絲冷意,“他們剛剛回去,你要想念了,也可以回去看看!”

聽這話,劉畫彤微愣,她出門慢了些,哥哥說攜著霍清蓮先去了,怎么如今又回去了?

“姐姐,雨勢大了,我們向前面走走吧!”夏千瑾已經聽不下去了。

劉畫彤不屑的眼神毫無遺漏的落進了她的眼眸里,劉畫彤說的話做的行為無疑不在揭露一件事,這位永安姐姐過的并不安心。

夏千瑾挽著霍清云就要往前走,劉畫彤忙上前攔住,眼睛緊緊的盯著夏千瑾怒聲道:“你是哪里來的,我在和永安郡主說話哪里輪得到你插嘴!”

聽了這話,霍清云的唇角慢慢的扯出一絲嗤笑!

夏千瑾也被這句話驚到了,看著面前少女那副得意洋洋有恃無恐的樣子,她清明的眸子里閃過怒意,慢慢的邁著步子逼近劉畫彤。

“你問我是哪里來的,你自己覺得,你有什么身份問本郡主!”

郡主!這一稱呼不由得讓劉畫彤詫異。

當長廊的燈光照亮夏千瑾頭上的配飾時,劉畫彤這才注意到夏千瑾頭上是郡主的配飾!

“壽安妹妹別生氣!”霍清云將傘往前面送遮住夏千瑾,“今天大好的日子犯不上生氣!”邊說著邊看了一眼愣在一旁的劉畫彤,笑的意味深長。

河燈會的會場就在長廊的盡頭,從岸上過去要近很多,在場的很多貴族小姐已經到了,各自打扮的花枝招展,粉白黛綠,衣著是華美的江南綢緞,頭上是浮翠流丹,一個個的丹鉛其面,點染曲眉,歡聲笑語自遠而觀恍惚離世仙境。

雨,晶瑩的雨珠在芭蕉的綠葉上滑動,留下一道道水紋,細雨的清蒙中,微風漸起。

霍清云和夏千瑾踏進長廊,對面是百里宮燈連綴起來的。

“姐姐身為郡主怎么任她欺負?”夏千瑾來的時候就聽說了霍清云性子弱的事,一開始不相信,但只這一幕卻讓她好不心酸。

她知道霍伯伯和伯母去世后就剩下霍清云一個人,孤苦伶仃,又常年病重處在深院中,一出來難免被人欺負。

沒想到的是劉尚書可是姐姐的未來夫家,長女卻這般目無尊卑。

本以為嫁人后姐姐能有人照顧,卻不想會這樣!

猜你喜歡
  1. 游戲小說
  2. 仙俠小說
  3. 輪回重生小說
  4. 古言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电子游艺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