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軟街文學網 > 小說庫 > 靈異 > 我的鬼夫太傲嬌
我的鬼夫太傲嬌

我的鬼夫太傲嬌 腥甜 著

連載中 駱煙梁巍 寵婚百合空間靈異

更新時間:2019-06-01 15:12:00
主人公叫駱煙梁巍的小說是《我的鬼夫太傲嬌》,本小說的作者是腥甜所編寫的靈異懸疑風格的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暗戀的男生主動約我,還把地址定到酒店,又緊張又興奮的我前去赴約,一夜難忘,但是第二天竟然有人告訴我那個男生早就死了,昨天正是他的頭七!之后每個夜里他都過來欺負我,還讓我下地獄陪他!...
展開全部
推薦指數:
在線閱讀
章節預覽
章節目錄

梁巍忽然朝著“我”吹了一口氣,我渾身一冷,接著便發現自己的手能動了。

“別得意,他不會永遠在你身邊。”

我的耳邊幽幽響起一道森冷的聲音。接著,一陣冷風飄過。我能感覺到,靜萱已經離開了我的身體。

想到剛才發生的驚心動魄的事情,而我此時能正常的站在這里都是因為梁巍。不得不說,他雖然幾次恐嚇我,除了占有我的身體,并沒有對我做出實質意義的傷害。現在,他又救了我,我的心底生出幾分感動。

等等,我是瘋了嗎?他占有我的身體還不算傷害我?那可是我守了二十年的清白,而且,他還要把我拉到地獄去。我打了打腦袋,試圖讓自己清醒過來。手卻被梁巍抓住,他的手心傳來的冰冷的溫度在時刻提醒我。

面前的梁巍,是個沒有人氣的死人。

“嚇壞了吧?”

我看著梁巍,這張即使沒有人氣卻依然英俊帥氣的面孔,此時眼底的笑容染著幾分無奈,低頭看著我。

他的那雙眼底寫著幾分關懷。

我雖然害怕,卻還是把他的手打開,刻意跟梁巍保持距離,“我謝謝你救了我,我會找機會感謝你。再見。”

我說完,迫不及待的轉身離開。

“駱煙,你以為那只女鬼會那么輕易放過你嗎?”

我的腳步頓時停了下來。剛才女鬼的話還在我耳邊縈繞,現在才是黃昏,離十五還有幾個小時。很可能女鬼現在就在某個地方等著我,一旦梁巍離開,她就會重新附身到我身上。想到之前經歷的那一場殺戮,我的身體不可抑止的顫抖了起來。

驀地回頭,剛想要對梁巍控訴,卻發現,這個小巷子里此時已經空無一人。

梁巍消失了?

他什么時候走的?

意識到他離開,我的心不可抑止的驚慌起來。額頭上甚至都冒出了細細密密的汗水。

這個小巷忽然像是地獄的手正在向我招手。我艱難的吞咽一口口水,雙手撫著胸前,感覺有冷氣不斷的飄來,我立刻閉上眼睛,“梁巍!救我!不要離開我!”

我嚇得蹲在地上,卻感覺那些莫名其妙的冷氣消失了。遲疑的睜開眼,見梁巍就在我面前站著,他低眸睨著我,冷哼一聲。

仿佛在說,到最后還不是求我來救你。

我從地上起來,看著這個我喜歡了兩年的男神,心中忽然涌現出了一種復雜的傷感,“和我在一起,除了需要我以外,你有一點喜歡我嗎?”

梁巍的雙眸瞟向我,他在看到我的神情以后,雙眸倏地變化了幾分,走到我面前,僵硬的伸出一只手揉我的頭發,“只要你聽話,我或許會慢慢喜歡上你。”

“和你相愛,必須要死嗎?”

“你不愿意和我一起死?”

梁巍的眼神忽然又變了,我急忙搖頭,又立刻點頭。最后我也混亂不清,低著頭,差點哭出來。

我很喜歡梁巍沒錯,可我的這條生命不只是我自己的,還是我父母的,我不能因為一個已死的暗戀的男人,就隨意把我的性命丟棄,那樣,我多不孝。

忽然間,我被按進一個冰冷的懷抱,還夾雜著淡淡的薄荷味。

“你可以不死,但要聽話。”

我有些開心,抬眸看他,“你的聽話是指什么?”

“我讓你做什么就做什么。”

我看到他那雙攝人心魄的眼眸,忽然又動搖了。這句話里包含的實在是太多了,他現在是一只鬼,難道他讓我去傷害人,我也去嗎?

“亂想什么?我想要你做的,只有這個。”

說著,梁巍曖昧的話語忽的落在我的耳旁。他的一只手撫摸上我的胸前,忽然肆無忌憚的捏了起來,我猛地臉色一陣通紅,正要推開他,手卻被他緊握著。

“你不聽話的后果很可怕。”

我不說話,只是心劇烈的起伏,梁巍又低頭吻上我的唇,輾轉反側,我雖然害怕,卻漸漸的不再拒絕他,陷入這個吻里。

等我回到宿舍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

信宜還沒回來,宿舍里只有我一個人,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好一會兒,門被推開。信宜從外面進來。

“駱煙,你回來了?”

信宜的聲音有氣無力。

“你怎么了?”

信宜唉聲嘆氣,“你知道今天在煙花路發生的謀殺案嗎?”

煙花路,那不就是楠盛家的別墅嗎?我的心驀地一抖。

“聽說死了三個人呢!而且殺人兇手不知去向,在場也沒有留下任何痕跡,真是稀奇。”

我的心慌亂著,不一會兒才發現信宜話里的漏洞。

“死了三個人?”

“是啊,那家別墅的官家和女仆死了,而且,還死了一個女主人。最讓我痛心的是,那個女主人的男朋友竟然瘋了。”

瘋了?他沒死?

“怎么會瘋了?”

我努力自然的笑著。

“我也不知道,但是你知道嗎?那個男朋友是咱們學校前兩屆的校草,這兩年憑著自己的努力已經在法律界有了地位,本來已經打算開自己的工作室了,正是事業有成的時候,卻忽然遭到這樣的打擊!真是可憐!”

信宜十分悲痛。

“是……是挺可憐的。”

“那是他活該!”

耳邊忽然響起一道陰森至極的聲音,我身體僵硬的回頭,卻見信宜此時正咧開嘴不正常的沖我笑著。

“信宜……你……”

信宜忽的一下子朝我撲過來,我此時驀地睜開眼睛,這才發現宿舍的燈亮著。剛才是在做夢。

“怎么了?做惡夢了?”

下面忽然傳來信宜的聲音,我驀地回頭。卻見信宜正趴在桌子上看手機,更讓我覺得驚悚的是,她此時的模樣,和剛才夢里的一樣。

“我的錯,我的錯,我的錯……”

這聲音像是復讀機一樣此時不停的被放著。

“真可憐,駱煙啊,你看,這是我們學校的校草,竟然被逼瘋了。”

信宜把手機放在我面前,我一看,不由得愣住。

手機里,一個男人正蹲在墻角,雙手抱頭,不停的認錯。

這男人不是袁泉還能是誰?

“駱煙,你說他該不該死?”

這聲音忽然讓我毛骨悚然,我僵硬回頭,見信宜此時目光冷森的落在手機屏幕上。宿舍里昏暗的燈光打在她的臉上,將她的臉色襯得晦暗不明。

“信宜……”

我叫了一聲,信宜卻仿佛是沉浸在自己的夢境中,沒有說話。把手機拿了回去,目光一眨不眨的盯著屏幕里的袁泉。

“原本是多好的一條生命啊,可惜了,這世上總有這些利益熏心的男人。為了自己的事業,前途,什么都可以拋棄,什么都可以做。駱煙,你說這樣的男人是不是該死?”

信宜忽的回頭盯著我。

那眼神已經讓我明白,眼前的人根本不是信宜,她是,女鬼靜萱。

“啊!”我立刻叫了出來,不停的往墻上靠著,雙手胡亂的阻攔著,“不要……你不要過來!”

“桀桀桀……”

信宜此時恐怖的笑著。

我已經沒有退路,雙手環抱在胸,禁不住大聲尖叫起來。

“啊!”

接連不斷的大聲尖叫,試圖以此來趕走心里的恐懼。過了好久,我才睜開眼睛,發現信宜此時躺在桌子上,她似乎是暈厥過去了。梁巍站在桌旁,他慢條斯理的在我的小兔子杯子里倒了一杯水,還朝著我舉杯。

我立刻從床上下來,搖晃著信宜。

“她沒死,不過是暫時昏了過去。”

“那個女鬼呢?”

“你很希望她在這里?”

我吞咽一口口水,想到之前在小巷子里,梁巍問我是不是要聽話,我說不要。后來他就消失不見。我一個人回到學校,沒想到最后還是被他救了。

他雖然嘴上冷漠,可總是會在實際行動中保護我。這忽然讓我覺得有一種被保護的甜蜜。

他要是不是鬼,該有多好。

“離十五還有兩個小時,你現在是準備睡覺,還是做其他的?”

“我睡覺了,你會走嗎?”

我下意識的問出口,然后就開始后悔。

我這是在挽留他。

梁巍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雙眸深邃的盯著我,“你想要我留下來?”

我不說話,算是默認。

“那我們不要浪費這兩個小時,做一點有意義的事情。”

梁巍靠近我,冰冷的手撫上我的臉,不給我任何拒絕的機會,吻住我的嘴唇。

我本來就是初經人事,對這些事情很生疏,現在身旁還躺著信宜。雖說她昏迷過去,但我總感覺她隨時隨地都會醒過來。

梁巍已經不容我拒絕,我的身體一輕,他已經抱著我到了床上。

身上的衣服被解開,我驀地握著梁巍的手,“不要當著別人的面可以嗎?”

“可以,但是,這次欠下了,是要有利息的。”

我咬緊嘴唇,點頭。

梁巍此時雙手伏在我的身上,忽然挑眉不羈的一笑,側過臉給我。

我頓時明白他的意識,仰起頭吻在他冰涼的臉上。

梁巍回頭魅惑一笑,“今晚我會守著你。睡吧。”

梁巍跳下床,坐在椅子上喝水。我沒想到有一天自己會被男神守護,閉上眼睛又睜開,已經分不清現實和夢境。

猜你喜歡
  1. 寵婚小說
  2. 百合小說
  3. 空間小說
  4. 靈異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电子游艺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