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軟街文學網 > 小說庫 > 玄幻 > 修真特工在都市
修真特工在都市

修真特工在都市 神怒王者 著

連載中 劉龍輝江春 暖婚逆襲驚悚懸疑歡喜冤家

更新時間:2019-06-01 15:07:42
劉龍輝江春是小說名字叫《修真特工在都市》里的主角,本小說的作者是神怒王者,小說主要的講的是:一個從小就涉及修真的小伙,一個為了振興中華的年輕人,一個有著遠大抱負的志向。為了振興中華,一切手段都會利用出來。 金錢、美女、權勢、地位已經成為他眼中的浮云,只有國人強大才是他最終的夢想。 且看主角如何運用自己的特殊能力發展自己勢力。...
展開全部
推薦指數:
在線閱讀
章節預覽
章節目錄

我將煉治筑基神丹的材料按照天龍訣的記載的位置放入天龍神鼎,又心思一動在丹鼎內開辟出一小塊地方,將煉治修真用的培元丹的材料一并放入神鼎中,蓋好神鼎用神元力摧動丹鼎底部的天火神陣和丹爐上的天焰大陣,只見丹爐的全身被紫色的火焰包裹著,因為第一次煉丹所以比較緊張和好奇,我直直的盯著丹鼎,生怕有什么意外,全身戒備,一旦發生情況馬上救治。

不知不覺七七四十九天過去了,我馬上用神元力關閉丹鼎底部的天火神陣和丹爐上的天焰大陣,又摧動丹鼎底部的文火大陣,一絲青色的火焰覆蓋上了丹鼎,至此我才放松下來,我知道煉丹的最緊張時刻已經過去了,現在就等著文火形成丹藥了。

我馬上從九天混元神陣內出來,我知道父母一定很擔心自己,自己應該馬上出去看看,現在丹鼎已經不用我再擔心什么了,就等著三十一天后出丹即可。

我從九天混元神陣內出來只見父母都在陣外焦急的等著,滿臉是焦急、無奈和擔心,一看我出來馬上趕上前來問長問短,我將父母帶進屋內告訴父母再等幾天神丹就會煉成,自己很好,在煉制神鼎的過程中自己的修為有了很大的增長。叫父母不用擔心。

我留下了幾株百年以上的成型人參給父母,告訴父母先一點點的服用,增強身體內的元氣,等神丹煉成后,服用神丹好有基礎,不然直接服用,神丹可不是鬧著玩的,一不小心會爆體而亡的。交代好一切我又回到九天混元神陣內,看護神鼎煉丹。

轉眼煉丹九九八十一天到了,我摧動神元力切斷了文火大陣,啟動了丹爐內部的丹成大陣,然后拿出一個空的玉瓶,準備收丹。

過了有半天的時間我通過神識發現丹成大陣已經發動完成,丹藥已經成型可以開爐收丹了。

我馬上打出開啟丹爐的神訣,只見又是一股七彩神光從神鼎內發出,證明神丹已經煉成,幸好現在還是在九天混元神陣內,神光不致外泄,由于我煉制的神丹還是初級的神丹,沒有四集的丹藥,所以還引發不了丹劫。

我打出收丹神訣,只見一顆顆的神丹從神鼎內飛出,碰到我打出的神訣,順著神訣被收到玉瓶內,收完神丹,我一查竟然有八十多顆筑基神丹和六顆一集還魂神丹、兩顆二集青羅神丹,一顆三集密羅神丹。

我心里十分高興,沒想到煉筑基神丹還能煉出現在自己需要的還魂神丹和青羅神丹。還魂神丹是屬于一種治療神丹,而青羅神丹則是提高修為的神丹。

我將玉瓶蓋好收進手鐲內,正準備將天龍神鼎收入手鐲是忽然想起自己好象還放置了一些煉治修真用的培元丹的材料,我連忙再次打出出丹神訣,只見像黃豆大小的培元丹從神鼎內涌出,把我嚇了一跳,連忙又拿出另一個空玉瓶收集起來。費了半天勁終于把培元丹收好。我一查竟然有兩千多粒培元丹,我拿出一顆培元丹一看,其成色和藥效要比天機寶典敘述的要好的多,基本上快趕上育嬰丹的效果了,根本就不應在叫培元丹了,我給這種新丹藥起名為大培元丹。

我很是高興,將大培元丹收好,將天龍神鼎收入手鐲內。出了九天混元神陣,將九天混元神陣撤除。

我看見一臉焦急的父母高興的對父母道:“爸,媽,我煉成筑基神丹了,你們可以和我一起修行了,我太高興了。”

爸爸只說道:“好,你沒事就好,呵呵,不虧是我林天南的兒子,好有出息。”

媽媽也一臉高興的道:“你看你這孩子,大呼小叫的,讓左右鄰居聽見了多不好,成什么樣子了。”。說完也是一臉笑容的看著我。

我一聽對啊,修行的人最忌大喜大悲的,馬上道:“我知道了,爸,媽,走咱進屋說。”

來到屋里我將裝有神丹的玉瓶拿出來,倒出兩顆筑基神丹給父母看。

爸爸一看在我的手掌上兩顆黃黃的像兩顆金豆子似的兩顆丹藥,就問道:“這就是你說的神丹,沒有什么嗎?就是有點像金豆子,只是比金豆子大點,有你說的那么神么,吃了就可以成神。”

我忙糾正道:“老爸,搞明白了,不是吃了筑基神丹就能成神,而是開始修神,懂嗎?修神。是要經過很長的年月修煉,最后修煉成神。明白。”

爸爸一臉不好意思的道:“懂了,小兔崽子,教訓起你老子來了,我就是沒你那么好的機運,我要是有你的機運保證比你厲害。”

我忙道:“不是老爸,我那敢教訓你呀,你說的對你要是有我這機運保證比我厲害,也不看我老爸是誰,哈。”

媽媽一看好嗎,這爺倆真是沒治了,不愧為父子啊。說話一搭一喝的,忙制止道:“好了,你爺倆別逗了,還是考慮考慮以后怎么辦吧。”說完一臉期待的看著我們父子倆。

我忙道:“對,是該好好計劃,計劃以后的事了,爸,媽,我是這么打算的。你們呢從明天開始修神,在筑基神丹的幫助下,你倆大約用一個月的時間估計就可以達到神煉期的第一重,開始正式進入修神。我呢,在這一個月里給你們護法,到你們穩定下來后,你們在家繼續修行,我呢就去上學,給你們考個清華大學回來怎么樣。”說完就一臉認真的看著父母的反應。

等我說完,爸爸到好沒有表態,就聽媽媽道:“好是好,可是要是有病人找我看病怎么辦,現在村里的人都不認識你,你這幾年沒在村內待過,沒有人知道你是誰啊?”

我馬上就問:“那我幾年前走后就沒人問過我嗎?你們是怎么回答的?”

聽就見媽媽道:“問是有人問過?我和你爸商量后就對村里人說你去外地一個親戚家上學了。怎么你想說什么?”

我一聽忙向母親道:“要是這樣的話,明天你們先不要修煉,你們帶著我各家走走,讓大家都認識認識我,并把我介紹給大家,就說我得你真傳也可以給人看病,我在運用我的神力治好幾個病人不就行了。怎么樣?老媽”說完一臉希望的看著老媽。

媽媽忙道:“就我以前教你那點看病和應急救援的東西,也敢給人看病,不要開玩笑的好不好,弄不好會出人命的。”

我忙道:“老媽,你忘了我是修神之人,我的神識可以看清楚人體內的情況,只要一接觸人的身體,他們在我眼里就跟透明的一樣,有沒有疾病我一清二楚。至于用藥,這么多年我對藥物藥性的熟悉比你還要好,你信嗎?老媽,要是不信你把你的手給我,讓我給你示范一下。”

媽媽一聽還真被我忽悠住了,對我的話也信了七分,但是為了保險起見,真的把手遞給了我,她要看我具體是怎么給人看病的。

我將拇指搭在媽媽的脈門上,作出把脈的姿勢,神識透過手進入媽媽的身體,我的眼前利馬出現了一幅人體內部的清晰圖象,只見一條條的血管內血液在不斷工作,搬運著體內的營養和垃圾。一絲絲經脈縱橫交錯。我一看媽媽的體內含有大量的有害物質,馬上加大神元力將各種有害物質煉化,再母親的身體內反復運行了好幾遍,發現沒有問題后神識才退了出來。

我神識一退出來,手一拿開,就聽媽媽驚訝的道:“兒子,你做了什么,為什么我感覺全身這么舒服和輕快。”

我忙道:“沒做什么,就是把你體內的一些垃圾處理掉了,所你你會感覺很舒服的。”

我說完,媽媽一幅和迷惑的樣子道:“什么垃圾,人體內怎么會有垃圾呢?”

我忙解釋道:“人體內的垃圾很多,比如鉛啊,汞的。正是由于它們的存在,人才會生病和容易感到疲勞。如果人體內沒有垃圾至少人的壽命會成倍增長,不易衰老。”

媽媽一聽也有道理,就不再問了,因為即使問了,我的回答她也聽不懂,所以索性就不問了。

我又對在一旁的老爸道:“老爸,把你的手也給我,我也給你處理一**內的垃圾。”

爸爸一聽就把手遞給我,他現在是十分相信我的話了,畢竟事實擺在眼前嗎。

我同樣在父親體內用神識查了好幾遍,將有害的垃圾全部處理掉才退出來。

同樣爸爸也感到舒服和輕松了不少。

至此我的父母才相信我真的能給人看病,于是就同意了我的說法。

第二天,我在父母的帶領下開始走家串戶,一家一家的拜訪,由于我的父母在村內為人較好,爸爸在誰家有個大事小情的情況下總是先到去幫忙,冬天打到好的獵物也能分給左鄰右舍。而媽媽平時給村民看看病也是從來不收錢,遇到麻煩的病親自上山去采藥,從來沒有怨言。因此,爸爸和媽媽是在村內最受尊敬的人。

同樣,由于父母的關系我也受到了村民的歡迎,得到了村民的禮遇。

在我父母帶我拜訪到村長張強家時,我發現了在炕上躺著一位一臉痛苦狀的老人,在問明情況后我才知道這是張強的老父親張德柱,我就好奇的問道:“張伯伯,張爺爺這是怎么了,為什么一臉痛苦的模樣?”

就聽村長張強道:“哎,我爹這病跑了好幾家大醫院也瞧不出是什么病,一做全身檢查各項指標都挺好,沒有問題,也不知是什么原因引起的,就是你媽也瞧不出來啊。”

我忙問道:“那是什么時候得的這病啊?”

張強道:“有三年了,得這病是因為我爹三年前的冬天,一天中午上山打柴回來路過江邊的時候看見陳三家的孩子索子掉進剛結冰沒多長時間的江里,我老爸進去把孩子救了上來,回來沒幾天就病倒了,就連陳三家的索子也是,我們已經跑了好幾家大醫院了就是治不好,現在是只能看著他們受罪啊。”

我接著道:“能讓我看看嗎?我在外和一個游方郎中學了一些土偏方興許能治。”

張強對我的話也沒在意,他看在我父母的面上也不好卷我,只好無奈的道:“那你就試試吧,治不好了,可憐我爹六十多歲的人就這樣要一直受活罪了。”

我聽到答應后來到老人的跟前道:“張爺爺,把你的手給我看一下好嗎?”

老頭張德柱也聽見我們幾人的談話知道我要給他看病,也沒在意,就對我道:“孩子,我這病是治不好了,你不用費心了,謝謝你有這份心了。”老人說完閉上眼睛假寐起來,

我忙道:“爺爺,你就讓我看看吧,就當是讓我長長見識,看看到底是什么樣的病。”

老頭一聽把眼睛睜開,一臉無奈的道:“好吧,既然你實在想看就看吧。”說完把手伸給我。

我用手搭上老人的腕脈神識透體而入,只見一些陰寒的能量纏繞在老人各關節的經脈處,切斷了身體和關節的連接,所以老人才會臥床不起。

我一看很簡單只要將陰寒能量用神元力煉化就可以。馬上將神識退出老人的身體。

然后,起身對站在旁邊的張強道:“張伯伯,你放心張爺爺的病我能治。”

張強一聽什么你能治,各個大醫院都治不好的病你能治?帶著一臉驚訝和不信的問道:“你說你能治好這病,真的,假的,別拿你張伯伯尋開心了,各大醫院治不好的病你說你能治,你不是在逗我玩吶嗎?”

我忙道:“張伯伯,我不是逗你玩,我是真的能治好張爺爺的病。”

張強還是一臉不信的道:“你說你能治,你拿什么治,怎么治?”

我考慮一下,是啊,拿什么治?不可能直接使用神元力的,那樣大家指定把自己當成怪物,拿什么治吶?用什么充當外在媒介而又看起來很正常吶?我絞盡腦汁的想,突然靈光一閃,對,就用針灸,這玩意可以直接使用神元力,而且又不容易讓人說出什么?可是上那弄針灸用的針去啊。

我忙著對張強道:“張伯伯,你放心,我不會拿你尋開心的,我是真的可以治療好張爺爺的病,不過我現在沒有工具,不能馬上治療,等我找到工具的話,利馬來把張爺爺的病治療好。”

張強一聽我說的跟真事似的,就一臉疑惑的道:“你需要什么工具,我給你準備,你說吧要什么?”

我忙道:“其實沒什么,就要一幅針灸用的金銀雙針就行。我打算用針灸的方法把張爺爺各關節處經脈內的寒毒清除來就行了。”

張強道:“你說你找到我父親的病因了,還能治療好?”張強說完,心里還在琢磨這小子說的真的,假的,人家大城市的醫院醫生都沒找出病因,這小子找到了,還能治療好。不過他說的挺有道理,父親是中寒毒才臥床不起的,也對,父親不正是冬天下水救人才得的這病嗎。中寒毒,別說還真不定是這么回事呢,就聽這小子的吧,金銀雙針好象鄰居李六家就有,以前看過他拿出來過,還說什么是祖傳下來的,可是傳到他這輩他就不會用了。

我沒有看一臉深思狀態的張強直接的道:“是的,張伯伯的病因是由于寒毒入侵,傷及經脈導致的,你們以前去醫院檢查是檢查不到經脈的,只有用金銀雙針就可以放出寒毒,達到恢復健康的地步。”

張強被我的話驚醒,馬上對他的妻子道:“快去李六家把他的寶貝金銀雙針借來,他那有那玩意,快,快去。”

張強說完,馬上問道:“除了金銀雙針還需要什么,我馬上讓孩子準備。”

我道:“別的就不用準備什么了,給我準備一瓶酒,再來一碗燙好的燒酒就行。”

我一說完,張強馬上吩咐自己的兒子張寶軍準備酒。

不一會張強的媳婦和一幫人回來了,原來村民聽說我要給村長的老爹治病,馬上都趕來看熱鬧,特別是陳三兩口子,聽到消息更是拼了命似的往這趕,因為他家的孩子和村長的父親一樣,都是起不來炕,兩人為這孩子已經傷透了心,孩子沒治好還借了一身的外債。現在一聽說能治療好兒子的病,那還不死命的往這來。

兩人一進屋,看到我就跪下道:“啊龍啊,求你救救我兒子吧,只要你救好我兒子,你讓我們干嗎都成。”

這一下著實是嚇了一條,就連在旁邊的父母也是嚇了一跳,我們忙上前將兩人扶起,我忙道:“叔叔,嬸嬸,你們這可使不得,你家小弟的病我一會會去治的,就是你們不來,我都會去的,放心吧,我先把張爺爺的病治好再說。”

陳三夫妻忙點頭道:“謝謝,我們不會忘了的恩德的,你先給張伯伯治病,要不是張伯伯我家索子也不會有今天,他可是我們的恩人啊,這么多年可受了老苦了。”說完一臉的眼淚嘩嘩的往下流,一看就是動了真感情。

我忙告了罪,退出圈外,來到老人張德柱跟前,叫幾個小伙子將老人衣服脫凈,并將身體翻過來,讓老人趴著,好方便自己下針治療。

我看準備好了,對張強道:“張伯伯,把我讓你準備的酒都拿來,我現在用。”

張強馬上把酒端過來遞給我。

我接過酒把一碗熱的燒酒遞到老人張德柱的嘴邊道:“張爺爺,你把這碗酒喝了,好發發汗,這樣利于寒毒的排泄。”

老人一聽,張嘴把酒喝了,一碗酒喝下后,我拿起剩下的酒,把金銀雙針消消毒,拿起酒瓶對嘴就是一口白酒,我沒有咽下,只見我對著老人的背,一噘嘴一片酒霧噴在老人的背部。我快速的拿起銀針再老人的背部開始扎去,轉眼間的工夫,一百零八枚金銀雙針就扎在了老人的各個關節部位,還沒等眾人看清是怎么回事的時候,我的針已經下完了。

只見我將老人的左手拿起,開始揉搓,一股神元力透過手掌傳入老人的體內,圍繞在手關節位置的寒毒被迅速煉化,我馬上轉移位置開始移到肘關節,肩關節,腰關節,腿關節,腳關節等等有寒毒的位置。

大約半個小時的時間,我已經將老人體內的寒毒化盡。我開始將金銀雙針取出消毒放好后。開口向老人道:“張爺爺,你體內的寒毒已經清除了,你可以動動試試看,好不好使。”

老人一聽好了,馬上開始活動胳膊,一動還真的好使。馬上喊道:“我能動了,我真的能動了,全身不痛了。我真的好了,嗚,嗚我真的太高興了,嗚,嗚。”老人說著說著哭了起來。

大家一看我治好了村長的老爹,都七嘴八舌的議論起來。

這是張強忙上前拉住我的手道:“大侄子,謝謝你了,叔叔給你磕頭了。”

說完就要下跪磕頭,這我能讓嗎,馬上把張強拉住,這時我的父親上前道:“兄弟,甭外到,龍兒,受不起你那么大的禮,他做這些也是應該的,沒事,甭往心里去。”

我也忙道:“是啊,張伯伯,我怎么能受你這么大的禮那,那我不是折壽嗎。好了,快給張爺爺收拾收拾,別讓他有大的動作,緩兩天就好了,在床上躺了三年多,關節都有點生,不要動作太大,不然會受傷的。金銀雙針我先用用,用完我在還你,我這就去給陳叔叔去治療他兒子去。”

說完就要走,張強忙拉住我道:“走我和你一起去,家里讓你嬸嬸和哥哥們處理就行了。”

說完轉身對他媳婦道:“你快收拾收拾,馬上做飯,今天咱請客。”

然后又對他的兒子道:“去把雞抓幾只殺了,再去你孫大爺那牽只樣來宰了。呵呵,今天真是高興啊”

說完對在屋內的人道:“一會大伙都別走了,在這吃飯,今天是值得慶賀的日子啊,一是,我父親的病好了,二是,咱村出了個神醫啊,值得高興。你們說對吧。”

張強一說完,就聽四周回應道:“是啊,值得慶祝,神醫之名當之無愧”,“是啊,值得慶祝,今天是個喜慶的日子,我家還有幾瓶好酒,我去取來”,“對,我家還有牛肉,我也去取來。”

一時各種回應都有,有要拿東西的,有向父母和村長道賀的。總之大家都很高興。我感到了濃濃的人情味。

我和眾人來到陳三的家,一看說不上家徒四壁已經差不多了,房屋還是以前那種土坯茅草屋,是村子里唯一一戶這種危房了。

就在我打量陳三家的時候,就聽陳三的聲音響起:“大侄子,別笑話啊,家里就是這樣了,錢都給孩子看病用了,沒有錢蓋房了。”

我忙道:“陳叔,放心,我不會笑話你的,你是有正事的人,我們怎么會笑話你呢。”

眾人來到陳三家門口的時候,就聽里面傳出聲音道:“爸,媽,你們回來了,別為我的事再費心了,我只能這樣了,能活著已經是我的福分了。”一個多么哀傷的聲音啊,一看就對生活失去了信心。

陳三的媳婦連忙開門忙著道:“索子,這回你有救了,神醫已經將你張爺爺治好了,現在林神醫來給你看病來了,你也馬上就會好的。”

陳三的媳婦忙上前摟著兒子指著我道:“你看那就是林神醫,就是他治好你張爺爺的,快讓林神醫給你看看。”

索子順著媽媽的手指一看,只見一幫人進屋來,走在前面的是一個十分年輕的帥小伙,頭發長長的,眼睛亮亮的,就對媽媽說:“就是這位哥哥嗎,怎么不像醫生啊,到像是唱歌的演員。”

陳三的媳婦一聽馬上呵斥道:“不要瞎說,這就是林神醫,我們怎么會騙你,快給林神醫道歉。”

我一看炕上一個躺著一個十三四歲枯瘦如材,面黃肌瘦的男孩,忙道:“道什么歉啊,我本來也不是什么神醫,只是會點土方子罷了,來讓我看看,索子老弟,把手給我。”

我把索子的手拿過來,用神識一查和張爺爺的病一樣,都是體內被寒毒入侵傷及經脈。

我按照治療張爺爺的方法治療好索子。

陳三的一家人感動的是熱淚盈眶,不知道該怎么的好,又是下跪,又是磕頭的,把我忙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最后在村長和爸爸等人的勸阻下才平息下激動的心情。

張強看索子的病已經治好了,馬上對眾人道:“大家都別在這站著了,走,去我家喝酒去,陳三啊,你把家先收拾收拾,也馬上過來,咱倆得好好謝謝大侄子啊。”

陳三馬上答應道:“好,我馬上把家收拾一下,利馬就去。”

張強對我道:“大侄子走,咱們去我家。”

我道:“好,咱們這就走,我在囑咐一下索子兄弟該注意什么?”

說完,就對正在炕上的索子道:“兄弟,你剛好,不要動作太大,小心傷到,緩個兩三天就行了,到時你是愿意蹦愿意跳都行,現在可是不行,你還得在床上躺幾天,不過你可以慢慢的活動各個關節。知道嗎?”

索子馬上道:“我知道了,林大哥,謝謝你給我治好了這病,我今后一定會報答你的。”說完感動的哭了起來。

我忙道:“什么報答不報答的,把你治好,我是應該的,還有你一定要快點把身體養起來,你看你現在枯瘦如材似的身體,還怎么報答我啊。”說完哈哈一樂。

我轉身對張強道:“張伯伯,咱走吧,讓索子老弟好好休息休息。”

說完大家出了陳三家向村長家走去。

猜你喜歡
  1. 暖婚小說
  2. 逆襲小說
  3. 驚悚懸疑小說
  4. 歡喜冤家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电子游艺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