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軟街文學網 > 小說庫 > 都市 > 危情女教師
危情女教師

危情女教師 金湯米 著

已完結 董林潔胡從容 歡喜冤家現代科幻古代

更新時間:2019-06-01 14:42:16
熱門小說《危情女教師》是金湯米所編寫的都市言情類小說,主角董林潔胡從容,內容主要講述:她是我暗戀過的女神老師。再重逢時,我的女友卻出軌于她的富豪丈夫。于是,被綠的我們開始了一場絕地反擊.........
展開全部
推薦指數:
在線閱讀
章節預覽
章節目錄

  滿腹心事回到宿舍,肖小虎照例不在。我坐在床邊發呆,甚至愿意這小子干脆就別回來。省得夜半更深打擾我的休息。我這個人睡眠比較輕,一被驚醒之后就難以入睡。
  
  肖小虎這小子不回來,也可能真和蛇精臉在熱戀了。這些人的私生活,聽聞都是不那么嚴謹的。
  
  想起那張臉,我就想起動畫片《葫蘆娃》里的蛇精。對這樣臉型的女孩,我沒有一點好感。我甚至懷疑胡清爽的臉整過容。而肖小虎這種人卻趨之若鶩,想見到了珍珠寶貝。看來我這農村娃的審美觀念,確實是落伍不少啊。
  
  聽聽胡清爽的名字,我又笑起來。看來胡老板和我爸一樣,對自己的姓氏不那么敏感。胡清爽,字面意思不就是胡亂清爽嘛。呵呵,她胡亂清爽;而我,胡亂從容。
  
  一想到這個含義,我在黑暗中居然笑出聲來。
  
  次日吃過午飯,我拿著飯盒回到公寓。如今大學里的飯食和我們那時比,直接不同日而語。已經沒有一點民工食堂的味道了。
  
  等我爬到二樓一打開門,卻聽到里面傳來說笑聲。
  
  我硬著頭皮往里一走,看到兩男兩女坐在一起,說笑的不亦樂乎。其中一個男的是肖小虎,兩個女孩則是胡清爽和菲菲。他們見到我回來,都下意識安靜了一下。隨即又開始說笑。
  
  我心中惱怒著,卻不敢發作。對于胡老板的這個女兒,我更是連看都沒看一眼。反正沒人介紹過,我裝不認識就是。沒想到他們居然鬧到這里來了。比起他們家的別墅來,這里就是小旅館的標準間。有什么可看的呢?
  
  我放下飯盒,正想再出去,肖小虎從我床頭站起來說:“胡哥,你別走。我們一會就出去了。不會打擾你午睡。”
  
  我哭笑不得,只好坐在那個陌生男孩身邊。要多別扭有多別扭。胡清爽看著我窘迫的樣子,嬉笑不止。
  
  肖小虎并沒把我介紹給他的朋友們,他們繼續旁若無人地聊天。但直覺告訴我,胡清爽也并沒有刻意敵視我。或者她的眼里就拾不進我這號人物吧。
  
  坐了一會兒,我的心慢慢放松下來。他們的談話似乎是圍繞著一個什么樂隊,我靠墻邊坐著,順手拿起一本書亂翻。
  
  這場面無疑是尷尬的,過了不久肖小虎就把眾人送走了。我頓時就透出一口氣來。本來這些人與我不相干,但是里面的胡清爽卻是老板之女。看樣子,肖小虎似乎沒有把我的真實身份說出去。不然的話,胡清爽這種費油的燈是不會無所表示的。
  
  自始至終,除了進門時的驚鴻一瞥,我能看到的就是胡清爽精細的小腿和羅馬式的皮涼鞋。這種圓規似的瘦身大長腿,是某種審美潮流的象征。
  
  肖小虎送客回來,只問了問上午上課的情況,他說:“胡哥,晚上我抄抄你筆記。昨天晚上喝大了,又下雨,不敢再回來。”
  
  我的心里說:你最好一直別回來。這樣我就能自己享受這個空間。但是我嘴里卻說的是關心的話。
  
  “老弟,這雖然是培訓,你最好少曠課。筆記可以抄,但是課程沒聽的話,是經不住盤問的。”
  
  肖小虎紅了紅臉,點頭答應下來。
  
  看著肖小虎訕訕的樣子,我有點過意不去。就過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老弟,我沒有別的意思。是為了你好。”我解釋說。
  
  肖小虎不以為然地一笑:“其實,讀書多的人不見得就成功。像我爸初中都沒畢業,手下的博士碩士比比皆是,就別說什么一般本科了。為人處世,看的是人品和頭腦,不是學歷。”
  
  話不投機了,我只好笑笑點點頭,不再說別的。過了好一會兒,大約屋里的氣氛有些僵硬,肖小虎咳嗽了一聲說:“胡哥,你剛才說得也對,有學歷總是好的。”
  
  我沒有再多說此事,就換了話題說:“小虎,是不是你的朋友們都不用上班?”
  
  肖小虎一笑:“怎么不上班呢。不過他們想去就去,不想去可以不去。”
  
  “真好,人和人真的不能比。像我,如果不是認真學習,回去老板問出破綻,我就會前途不妙。”我忽然想起了肖小虎和胡清爽的關系,更覺得還是搞好關系最好。人在社會上生存,人脈也是很重要的。
  
  “是啊,我要是你,我也不敢造次。我不是不懂事,而是覺得我們這種人,不年少輕狂一下,以后會后悔的。不是說人不風流枉少年,是吧?”肖小虎笑嘻嘻地說。
  
  肖小虎的話讓我聽出了某種深度。生于豪富之家,不年少輕狂一下不是很虧么?我知道我是沒有這樣機會的。安分守己是最安全的。兒女平安,正是老家的父母所希望。
  
  “小虎,你對象她不知道我的身份吧?”我問道。
  
  “我對象?奧,你說清爽啊?沒有,我告訴她這個干什么?弄得她到這里來的話,你們尷尬。主要是我不想給你太多壓力。還是難得糊涂的好。”
  
  肖小虎的這番心計,讓我心生感激。一旦胡清爽知道了我的身份,那我最后的那點自尊也將蕩然無存。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其實誰沒有幾個朋友呢?
  
  我剛才的慍怒,多半是出于對富家子弟造次來訪的反感。我不得不承認,我是因為某種難言的嫉妒才這樣。人家都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而我則面臨著人生的巨大危機,如履薄冰。相比這下反差實在是太大了。
  
  從前的時候,對富二代這個群體我沒有交集。只能遠遠地看看人家的跑車呼嘯來去。出于心理平衡的需要,我總是在不知覺中放大他們的負面形象。
  
  “胡清爽在干什么,我好像在公司沒有見過她。”我好奇地問道。
  
  “她啊,自己開了個美容院。和你們老板關系不大好。你們胡總那個人,呵呵,你摸摸自己臉上的舊傷,就知道他是個什么料了。”肖小虎言簡意賅地說。
  
  我看看肖小虎的白頭發,會意地笑了。此后我們又說起別的。種種跡象表明,胡總和李小貞的事兒應該是確鑿無疑了。有什么奇怪呢?現在連郭蓉都紅杏出墻。
  
  難道這個社會,真到了為了利益男盜女娼的地步?
  
  我下意識地摸著自己的臉頰,憤世嫉俗。我想和肖小虎說,以后盡量別帶胡清爽到這里來。可是我只動了動嘴巴,卻什么都沒說。我不能叫人覺得像個饒舌婦。對這些人,還是敬而遠之得好。
  
  兩天后的下午,肖小虎又出去瀟灑了。現在對他的一應活動,我不再有勸阻的想法。中國就是個講究特權的國家,富二代也就有曠課的特權。我呢,只要把課堂筆記借給他抄寫就是了。
  
  少管閑事從來都是明哲保身之舉。我最怕的是他夜半歸來吵醒我。即便真的如此,我只能隱忍。在人家的眼里我算什么呢。
  
  我要去食堂吃飯,在回宿舍拿飯碗的路上,忽然接到了宋良堃的電話。
  
  “喂,從容,聽說你到理工大學回爐了?重回校園的感覺怎么樣?”宋良堃笑道。
  
  “還好吧。這是公司行為,我別無選擇。”我有些不無聊賴。
  
  “我就在理工大學附近,過去找你玩玩,方便嗎?也有日子沒見了。”宋良堃電話里的語氣充滿真誠,我根本就沒有拒絕的余地。
  
  大約半小時之后,我在學校的南門等來了宋良堃。多時不見,這小子的精神面貌似乎很好。我們還裝模作樣地握了握手。
  
  “說吧,到食堂內部餐廳,還是到外面吃?”我打量著宋良堃油亮的背頭,自己的滿腹心事卻不敢露出半句。
  
  “街上吃吧,學校里不方便說話。”宋良堃抹了抹頭發說。
  
  于是我們就在附近街上找了一個連鎖快餐吃飯。雖然我的心思不能說,但是同學久別重逢,還是讓人高興的。燕京是個大城市,即便我和宋良堃關系很鐵,也基本是電話聯系著。他是我在這里最信任的朋友了。
  
  點了三個小菜,一人一碗牛肉拉面,開吃。
  
  我們坐在一個相對私密的臨街角落里,能看玻璃窗外人來人往的風景。這里附近有幾所大學,時而有靚麗女生街上冷艷走過。
  
  “行了,老胡,別看了。你家的郭蓉還看不夠?那可是在被窩里看的,玉體橫陳,一覽無余。不比這里隔靴搔癢好?”
  
  看我看美女,宋良堃開口打趣。其實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我不過是下意識地看看而已。我不知道,宋良堃是如何聽說我來大學回爐的。我們公司里除了我,他不認識其他人。
  
  我訕訕地把目光收回來,本想嬉皮笑臉調侃幾句,可聯想到自己的處境,又沒有那個興致了。宋良奎開我的玩笑,我從沒有惱過。當初,郭蓉和前男友分手跟了我。宋良堃曾為我擋過爭風吃醋的拳腳,真正的患難之交。
  
  應該說,我并不是個內向沉默的人。平常心情好了,也是喜歡說笑的。也不介意別人的玩笑。勞累之余窮開心一下。
  
  “阿堃,你是怎么知道我到理工大學的?”等飯的時候,我問道

猜你喜歡
  1. 歡喜冤家小說
  2. 現代小說
  3. 科幻小說
  4. 古代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电子游艺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