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軟街文學網 > 小說庫 > 玄幻 > 封印的契約
封印的契約

封印的契約 土御門麻薯 著

連載中 阿斯亞菲洛米娜 情有獨鐘重生江湖恩怨仙俠

更新時間:2019-05-31 15:26:22
新書推薦,《封印的契約》是土御門麻薯傾心創作的一本玄幻類型的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阿斯亞菲洛米娜,書中主要講述了:主人公是一個被貼有孤兒、殘廢、怪物等標簽的十七歲男孩,身上有著數不過來的謎題 | | 所以這是一個以最強魔法師為目標的三流騎士逃亡后,茍且,拯救世界的故事。 【 人類就是這種生物,像是惹人討厭的蟑螂,明明脆弱的不堪一擊卻總是掙扎得很頑強甚至有著征服者的野心的確呢,人類已經變成這樣子的生物了不過圣戰的末期流傳出一個誰也解不開的預言——白蟻預言似乎預示著世界將發生改變但誰也解釋不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
展開全部
推薦指數:
在線閱讀
章節預覽
章節目錄

「鷹皇。」

雙炫姐妹來到船樓奧古斯所在的房間里,白炫想要向奧古斯進行報告

「今天白天的事······」

「我已經看到了,怎么樣,對那個人有什么感覺嗎?」

「有的。那個人的確有著不同尋常之處······身上散發著奇怪的氣息。和一般人不同,他似乎對魔法構造熟悉到了一種無法超越的地步。」

「果然是有些與眾不同。」奧古斯平靜的深吸了口氣接著說:

「第一次見面時就發覺了,這個人身上有著奇怪的氣息,不是圣賢氣息也絕不是平常人的氣息。不錯哦,能把這樣的人留在自己身邊嗎?」

奧古斯試著去想象兩個人共事的場面,不錯,對于這個鷹巢來說那是一個全新的高度。

「我認為,比起留在身邊還是殺掉比較好。」

這樣的人如此一日不歇的折騰一定在盤算著什么,白炫能看出什么但沒有妄下決斷。

「那不就太可惜了嗎,畢竟是個有意思的家伙,很難得才遇上這樣的人。」

「首先我認為有著那種氣息的不一定是人才,然后,鷹皇,你忘記那個了嗎?恐怕這個也會是個麻煩,留著這樣的人遲早會成為禍患。」

對于一個向往人才的奧古斯來說不太好決斷,對阿斯亞充滿了好奇心同時又不得不以大局為重。

本打算通過接近克拉拉來同時拉攏兩個人的,不過今天的事已經使克拉拉對奧古斯沒有好感了。

終于奧古斯無法再為自己找出合適的理由了。

「機會還是有的。找機會先去檢測一下他的根性吧,只要有一點點的希望都不要撒手。迫不得已就扔放到緋碧石再處理掉。」

奧古斯看上去為此不太開心,白炫也看出了奧古斯的心思。一直都想壯大自己的團隊,讓自己的團隊充滿人才,為此在牢獄里一直監禁著另一個人。

「但是牢獄里那個人就算不肯跟著我也一定不可以殺掉,更加不可以放走,因為那個家伙······。」

奧古斯露出了一絲嚴厲,沒有繼續說下去。

「我再問一句,可以嗎?」

「問吧。」

白炫骨足了勇氣問了出來。

「關于克拉拉小姐······您是怎么想的?您真打算留住她嗎?」

白炫向來是善于捕捉敏感的東西,這一問也同樣讓奧古斯做不出回答。

「誰知道呢?估計我是留不住的。」

「那為什么······」

「哈哈哈哈哈哈!」

奧古斯大笑了起來,白炫很少看到他這么笑的。

白炫眼里只看到過一臉嚴肅深沉的奧古斯。

白炫了解他,一直是個很有心計的人,現在這種情況下笑的話是在掩蓋自己的什么吧。

一眼就可以識破的掩飾,在這方面他毫無天賦可言。?(??ˇ?ˇ??)?

戴上了手鐐銬的阿斯亞,看上去就好像要進刑場一樣。鏈子嘩嘩啦啦的響個不停,兩只手之間也只能分開半個手臂的距離,就算擦起甲板來都十分的不便。

「也就是說我每冒險一次就會身上就會多一重障礙,這么下去也只有一次機會可用了。如果繼續鬧事的話估計就直接像那個家伙一樣出都出不來了吧,這幾天先找找別的什么東西吧。」

日常的擦地板晨練,這是阿斯亞沒有搞出大事情的第二天,小事情就不用提了每隔一個小時就會來個一兩次。

他就沒打算老老實實的談擦敵情,莽撞又幸運。

這兩天通過各種手段,已經大致了解了鷹巢的格局。

首先是甲板上有儲物箱一類的東西和并排著的十門一米高的鐵質魔法炮。

甲板下面兩層,一層的首艙是牢房和尾船艙是賊窩,二層是看守嚴密無法下去的貨倉。剩下的船樓格局已經靠克拉拉去偵察。

阿斯亞拿著抹布裝作無精打采的樣子擦著船的四壁,然后把注意力放到了四周的幾門魔法炮上。

今天就打算拿它們開刀了。

這些是魔法驅動的炮臺,顯然是擺放整齊的。在普通的船上肯定是看不到的。

阿斯亞偷偷摸摸裝作在擦地板然后跑到魔法炮的炮座下。

「果然這魔法炮是準備好隨時可以發射的。」

這些炮臺都處于待令狀態,看來鷹皇做好了隨時開戰的準備。也就是說有一定的可能性會遭遇薇薇安,奧古斯是打算走一步險棋。

而這步棋就是關鍵。

只要將那種可能性放到最大就一定能引來薇薇安,結局也注定是歡樂結局。

阿斯亞細細琢磨了一下將頭探入魔法炮底座里面,里面是張開的魔法書,青色的魔法構造閃著熒光。只要探進去看一眼就好,阿斯亞很快又把頭挪了出來。

「了解!」

這些是用來攻擊其他船只的吧,不過可以從魔法書的構造鮮艷程度看出有一段時間沒有使用了。

這些魔法炮里沒有填彈藥,是靠魔力噴射魔法炮彈的,也就是說需要魔法師來輸入魔力。

顯然是阿斯亞這類沒有魔根的人不能拿來用的。

「但是,這個魔法程式可以修改。」

阿斯亞閉目回憶了剛剛的構造就好像是將時間靜止在那一瞬間,很快對這個魔法程式已經有了具體的改造方案。

船樓的門被打開了,雙炫姐妹走了出來,向四周望了望,然后聽到了清脆的只有阿斯亞身上才有的鏈條碰撞聲。

「你,跟我進來一下。」

白炫遠遠的指著阿斯亞像命令奴才一樣,完后就很有公主架子的轉身了。

的確這就是主仆之間最該有的場景。然而接下來阿斯亞更有架子的把手中的抹布用力摔在了地上,因為正在鉆研魔法構造的時候被打斷了所以表現的很不樂意,故作目中無人的傻態吹著口哨走進去。

阿斯亞跟著來到了船樓里面的一間房內,根據克拉拉之前的偵察這就是雙炫姐妹的房間。

這間房間里意外的充滿了香氣,香氣并不來自兩個魔法師的身體而是另有地方。

白炫坐在最里面的椅子上,黑炫則守護在她的一旁。

阿斯亞玩弄著腳尖,隨意的站姿很帶有挑釁意味。

「叫**嘛?我還要干活呢~」

「那用不用我多分配給你點活?」

黑炫插了句嘴。

「你的好意我心領了!」

「小黑別鬧······你的名字是叫阿斯亞對吧。」

白炫的語氣十分溫和,這令阿斯亞難以將她視為敵人。他對這里的所有的人都可以用同一種敵對態度,但唯獨站在這個人面前的時候就變的蠻橫不起來了。

「沒錯。」

白炫確定了姓名后繼續說:

「不得不說你的確很厲害。」

「如果是夸我的話就不用特別的把我叫來這里了,我是從小被夸大的。我身邊的人個個都比你會用詞夸人。」

「那我們說點別的······你昨天是怎么做到的?完全不費吹灰之力就能躲開我們的魔法布置,雖說我們并沒有用盡全力,但我們的那些攻擊一般人是躲不過去的。」

白炫看上去很正經,黑炫的表情中也能透露出好奇。

「很開門見山的問法啊。只是,我足夠幸運罷了。」

「你說幸運?那真是滿滿當當的幸運。」

「沒錯,只是幸運啊,一不小心就躲過去了呀~我從小就很幸運啊,我的身世就很幸運了。」

「你這個人還真是不實誠吶,需要我來教教你嗎?」

黑炫又試著對阿斯亞做什么突然被姐姐叫住了。

「小黑······去把那個拿出來。」

黑炫調皮的笑了笑,似乎是要拿出來什么不得了的東西。

「既然你不愿意說的話,那就算了。」

黑炫把一本魔法書放在了阿斯亞身旁的桌子上,對阿斯亞說道:

「你應該知道這個怎么用吧。」

「這個是·····」

阿斯亞眼前的這本書就是和在學校畢業式時見到的那幾本是一模一樣的外表,不同的是這本書上沒有等級標記。

白炫解釋說:

「這個并不是本體,這個是我在青黑之石復制過來的,是復制品。雖然也是復制品但是它和那些普通學校用來檢測的魔法書不一樣,那些書只是階段的復制了本體,而這本是完全復制了本體的復制品。比起那些這個要更具備嚴謹性。」這本書是可以檢測到的根性反應強度是沒有界限的,可以是無限微弱,也可以是無限的強烈。

也就是說這個可以對阿斯亞的根性是有是無得出最終的判斷。

「哦?我對這個還是挺感興趣的。」

「那就不用說別的了吧,我們對你的根性也很感興趣哦,那要試試嗎?」

嘴上說著感興趣,他似乎對魔法書已經有了抵觸,小心翼翼的將手伸了過去。

「這個真的會比學校里的更準確嗎?我倒很想再試一次。」

哪怕是很微弱的強度,阿斯亞都抱有希望,阿斯亞不希望是沒有魔根這種無聊的說法。

不想被別人看作是怪物對待。

那天的場景已經在他的腦海里消失了,受到挫折那是一種怎樣的痛苦他已經不記得了。內心里的自己在警告他,那是絕望的痛,這樣會讓他再一次受傷。

「理論上是這樣的,這里會直接顯示你根性的優秀程度。」

「但是,不試試怎么知道呢?」

阿斯亞將手進了魔法書的檢測范圍內。感應到阿斯亞的手,魔法書突然開始向外吐出黑氣,這熟悉的場景與學校那邊有什么兩樣?這就是說沒有魔根吧。

但是接下來的情況有些不同了。

猜你喜歡
  1. 情有獨鐘小說
  2. 重生小說
  3. 江湖恩怨小說
  4. 仙俠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电子游艺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