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軟街文學網 > 小說庫 > 靈異 > 妖孽鬼夫
妖孽鬼夫

妖孽鬼夫 水月月 著

已完結 曲念南宮烈 輪回重生言情科幻輕松爽文

更新時間:2019-05-31 14:55:21
主角是曲念南宮烈的小說叫做《妖孽鬼夫》,這本小說的作者是水月月寫的一本靈異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自從參加了一場喬家寨的祭拜月神儀式后,我惹上了一只黑腹霸道又喜歡動手動腳的大鬼王。這時候,接迭而來的詭異事情接連發生,黑暗中陰靈蟄伏窺視,對我虎視眈眈。大鬼王借機把我吃光摸凈還安慰我,娘子莫怕,萬鬼敢擋道,本王定把他們滅成渣渣。 我呸!本姑娘可是法醫學院的高材生,我先把你的真身找到,用手術刀切成渣,看你還敢夜夜來纏?他卻死不要臉,娘子,再不乖乖聽話,等本王把你肚子搞大,看你還往哪里...
展開全部
推薦指數:
在線閱讀
章節預覽
章節目錄

“村東頭的廖瘋子,前幾年就殺過一個外鄉人。”“不過你放心,現在他已經被村里的男丁們給控制住了,只等著警察來取證。”喬誠說。

我驀地一陣暈眩,蔡蓉的死絕不簡單,這一點我們大家心里都明鏡似的,她即不是那種會選擇用上吊來結束自己生命的人,更不會在死之前,還將自各的手腕割開腳筋給挑斷。

但我也萬沒想到的是,喬誠居然說兇手有可能是個瘋子。

看我臉色一下子就變得難看,喬誠急道:“小念,你沒事吧?”

“沒事。”我搖搖頭:“既然廖瘋子曾經有過這種可怕的舉動,你們怎么不做好防范措施呢?”

“有,你也知道現在精神病人殺人都不犯法的,所以他犯了那件事后,就一直被家里人鎖在一間小屋子里,這樣一來村民們也不好干涉,誰知道那廖瘋子昨天晚上居然跑了出來,要不是昨天去找蔡蓉的村民遇到給逮住,還不知道最后又出什么幺蛾子來。”喬誠深深的吸了口氣:“現在出了這樣的事,我都不知道要怎么跟蔡蓉的爸媽交待了。”

后來喬誠又說了些不痛不癢的抱歉之類的話。

而我卻愣在這個殘酷的現實面前,一時無言以對。

……

大約下午三點多鐘后,村長帶著警察回寨了,一共來了五個警察,一臉嚴肅的做著現場取證和分析,也只到這時候,蔡蓉的尸體才得到了她應有的尊重被放了下來。

宿舍里的其他小姐妹們都不敢去看,只有我和蘇妙去到了現場。

只見喬誠的大伯拿了條紅色的毯子蓋到蔡蓉身上,首先一定是得蓋住她的臉,因為那雙往外鼓著的眼睛更不能暴曬在陽光下,而我留意到當毯子蓋下去時候,不知道是因為吊在樹上太久所以肌肉放松下來起的反應,還是另一些不可解說的原因,我看到蔡蓉的眼角處像是有一滴紅色的血液流了出來。

當下心里一悚,看了看在場的人,好像沒有一個人留意到這一幕。

地上那灘從蔡蓉四肢上滴出來的血在太陽光的灼烤下,飄出一股子濃重的血腥味兒,站了不一會兒蘇妙就扭頭跑到遠處干嘔去了,我卻因為自小跟著寬爺去給人做法事賺些外塊的原因,雖說還會害怕,但要比她能適應一些。

驀就在這時候有人吼了一聲:“廖瘋子來了!”

不一會兒,就看到村子尾處的小道上,有幾個村民壯漢押著一個渾身骯臟,頭發像雞窩似的干瘦男人,想必就是他們嘴里所說的廖瘋子了。

只見廖瘋子被村民們用一根麻繩五花大綁著,嘴里還塞著塊臟兮兮的抹布以防他咬人,廖瘋子的臉黑得像煤球似的,還離著兩三米的地方,就聞到了他身上的酸臭味兒。

而走近后,卻又嘻嘻地朝著每一個人笑著,尤其是看到躺在地上的蔡蓉時,他笑得更放肆了,嘴里發出一種嗚咽似的低吼聲。

蘇妙小聲問我:“這是誰?”

“廖瘋子,聽喬誠說村民們懷疑就是他對蔡蓉下的手。”

“什么?”

蘇妙和我一樣的震驚,沒錯,蔡蓉已經死了,可我們都希望她死得有尊嚴些,而不是被一個神志不清的瘋子給殺死。

我小聲道:“只是猜測,還得看警察的調查結果。”

這時一名警官問了一句:“怎么回事?”

村長便把他們的大至意思說了一下,說懷疑廖瘋子就是殺人兇手。

那警官立刻臉一沉:“胡鬧,兇手怎么可能用猜來決定,那還要我們警察做什么,把他嘴里的布給取了,我有話問他。”

村民們不敢多言,只好把寥瘋子嘴里的布條取了。

誰知警官發現自己的一切好心都是徒勞,因為跟廖子根本就無法正常的對話,只有一點,他在牛頭不對馬嘴的回答警官問題的時候,目光總是有意無意的往我身上飄。

我怔。

為什么這樣,要說漂亮,我身邊站著的蘇妙更有女人味兒,可這瘋子怎么總往我身上瞧。

喬誠大概也看出端倪來,他自各就往前邁了一步,不動聲色的將我擋在身后,并小聲說:“別怕,這王八蛋有時候是色瘋,看哪個女人都說是他的老婆。”

瞬間只覺得胃里一陣翻騰。

誰想就在這時候,廖瘋子驀地說出了一句口齒很清楚,表達很明確的話:“我知道是誰殺了這個女人。”

眾人一怔:“……”

那警官也沒想到廖瘋子突然能說句正常話吧,愣了一下之后問道:“誰?”

“她,就是她,那個女孩殺了她。”

我沒看錯吧,廖瘋子的手居然指著喬誠,而很明顯喬誠不是那個女孩,他身后的我才是那個女孩,頓時間所有村民的眼光都齊刷刷看到我身上,就連喬誠也下意識的看了我一眼,之后才扭頭破口大罵:“廖瘋子,你可不要胡說八道。”

“我沒有胡說,就是這個女孩殺了那個女孩,我親自看到,要是我說謊,讓月神大人收了我。”廖瘋子道:“哈哈,昨天晚上祭拜月神,新娘子們藏了一個小時,那段時間里你們一個個都在這里祭拜,只有我四處晃悠,所以我看到了一切,哈哈,就是女孩殺人,女孩把另一個女孩拖到樹下,再用繩子勒她的脖子。”

得,這下看熱鬧的村民們小聲嘩然著開始議論紛紛起來,而我卻大腦一片空白,只聽身邊的蘇妙破口罵了幾句瘋子,喬誠更是沒忍住,沖上去就朝著廖瘋子臉上甩了兩拳。

頓時只見廖瘋子那黑煤球似的臉上流出兩管鼻血,一下子人群大亂起來,有拉喬誠的,有勸蘇妙的,那幾個壯漢卻用了蠻力將想要反抗的廖瘋子給摁到了地上。

這一切混亂只到警官的一聲大吼才安靜下來,之后我便被兩名警官帶到了村公所的一間辦公室里,用他們的話來說,不放過一點蛛絲馬跡,也絕不會冤枉一個好人。

而這整個過程,我都是啞口無言,不敢置信的。

就這樣我在那間辦公室里整整被關了兩個小時,沒有警察問口供,也沒有村民敢靠近,我由昨天晚上扮新娘時是嬸子們最想要搶到手裝扮的姑娘,到一夜之后變得像瘟疫似的大家都能躲側躲,生怕惹禍上身。

真是令人啼笑皆非的無奈。

只到喬誠給我送吃的喝的來,透露說警察現在很忙,因為全村的人都得做口供,所以才會把我給涼到一邊,并讓我別擔心,瘋子說的話別當真。

就這樣一直熬到太陽落山,一直到我恨不得用蠻力一腳踹開門出去的時候,終于有警察來錄口供了。

是先前那個領頭的,面相最嚴肅的警察。

但當他走進來的時候,我又恨不得他沒有進來,那怕讓我再繼續這樣煎熬下去也成,因為就在這位嚴肅的警官身后,像是有一團煙霧似的,恍恍忽忽的黑影,就那樣像個巨大的寄生蟲似的吸附在他的背上。

當然他是看不到的,但感覺是有,警官坐到我對面之后,扭著脖子松了松肩膀,這才先公式化的問了我的名字,性別和年齡,然后才問我:“當時祭拜儀式開始的時候,你在做什么?”

“我和其他女孩一樣被裝在箱子里抬到一個陌生的地方。”

“后來呢?”

“后來就一直等待,等著他們來找到我。”

“一直沒有從箱子里出來?”

“沒有。”

正當我剛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冷不丁脖子上一涼,耳輪上便有一股涼涼的風輕撫著:“娘子,為何不告訴他那時你正在跟為夫顛鸞倒鳳呢?”

猜你喜歡
  1. 輪回重生小說
  2. 言情小說
  3. 科幻小說
  4. 輕松爽文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电子游艺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