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軟街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一生相思為一人
一生相思為一人

一生相思為一人 紫露凝香 著

連載中 柳云云葉恒 暖婚江湖恩怨冤家驚悚懸疑

更新時間:2019-05-31 10:16:51
經典小說《一生相思為一人》是紫露凝香所編寫的古代虐情類小說,主角柳云云葉恒,書中主要講述了:柳云云以為,在葉恒眼里,自己不過是個人盡可夫的骯臟女子。可他越是這般誣蔑自己,那就硬是要讓他不痛快。他是高高在上的葉家獨子,大慶葉將。自己不過一介戲子。可他竟為了自己,自毀前程,踏破千山萬水也要將她尋回。...
展開全部
推薦指數:
在線閱讀
章節預覽
章節目錄

殊不知,葉恒這邊已是怒極反笑了:“今日之前,我一直當梁大公子是個潔身自好的人,沒想到竟與一青樓女子有染,甚至還私定終身?”

梁辰眼神一冷:葉恒怎么會知道柳云云是青樓女子,難道這倆人認識?

他心中疑惑,卻瞥見柳云云眼中那一抹祈求之色,不由自主便軟了心:“讓將軍見笑了。”

梁辰如此說道,算是默認了葉恒的一番話,同時也在無意間幫葉恒確認了柳云云先前所說的那番話。

“好,好得很。”葉恒笑了:“即是如此,本將軍成全了你們又如何,將人帶走吧。”

梁辰忙向葉恒抱拳:“多謝將軍。”

殊不知,如此剛好就錯過了葉恒眼中稍縱即逝的那一抹陰霾之色。

梁辰帶著柳云云從葉恒的帳中離開,找了個無人的地方停下:“云云你是不是,該給我一個解釋呢?”

本就是心虛的人,這下便是更加慌張起來:“梁公子,求求您,不要將小女送走好嗎?”

“哦?”梁辰垂下眼睛,狹長的睫毛擋去了他眼中那一抹受傷的神色:“我能知道為什么嗎?”

停頓片刻,他突然走向柳云云,居高臨下的與其對視:“之前分明答應了我要在京中等我回去,卻自己偷偷混進了軍隊,又不顧性命為葉將軍擋了一劍,你與葉將軍是舊識?”

梁辰這人在柳云云面前從來都是溫和有禮,此刻卻突然收斂了神色,神情冷漠的叫柳云云有一絲害怕。

她下意識的往后退了半步,卻也明白自己不該繼續欺騙梁辰了:“梁公子,之前騙了你是小女不對,玉佩還給您,小女也說過,您這貴重的禮物小女是萬不能承受的。”

柳云云一邊說著,一邊就要從腰間取下那塊玉佩:“至于葉將軍,小女只能告訴公子,小女此番前來的目的就是為此,其余的,還不便告訴梁公子。”

“是嗎?”梁辰神情恍惚,忽然想起那夜柳云云在青樓里落淚一事,心里便不禁有了幾分猜測。

他自以為一身才華,又溫和有禮,定是能抱得美人歸,卻不曾想從一開始便是輸了。

梁辰將柳云云遞來的玉佩又重新塞回她的手中:“即是送給你了,你就好生收著。”

玉如凝脂,握在手中溫涼,柳云云耳邊傳來梁辰溫和的聲音:“你若不愿,我不會送你回去的。”

她一抬頭,那人當真是在笑著:“如此,小女便是多謝公子了。”

頓了頓,她又在梁辰轉身欲離去之際喊到:“梁公子今日的恩情,小女記在心上了,公子不必擔心小女是那種忘恩負義之人,假以時日必將報答!”

“呵……”梁辰腳下步子停頓,他輕輕搖了搖頭,臉上的笑卻是要比哭了還難看。

若是可以,我倒情愿做個惡人,將你從那人身邊搶來,禁錮在自己懷中,免去一切苦難。

可我卻,偏見不得你傷心難過……

次日,梁辰讓手下去旁邊尋了一村民假扮柳云云,遣人送回了京中。

“這幾日你都住在我這里,先避避風頭,等傷養好了再說。”梁辰如此安定著柳云云。

見她點頭同意之后,這才去了葉恒那里復命:“葉將軍,我已經命人將她送回去了。”

“嗯。”葉恒點頭,隨即揮手讓人擺上了幾壇好酒:“梁大夫可介意陪本將喝兩杯?”

梁辰蹙眉:“將軍,您還有傷在身,不宜飲酒。”

聞言,葉恒卻是嗤笑道:“一點小傷,不足掛齒。”

頓了頓,他又想起那日柳云云替他擋下的那一劍。

事后葉恒也趁柳云云昏迷之際,去看過她的傷勢。那傷長約三指,只離心臟偏了一點,血淋淋的傷口,看的他觸目驚心。

葉恒根本不敢去想,若是這劍刺的再偏一些,柳云云會怎么樣。

在戰場上人擋殺人、佛擋殺佛,猶如戰神一般的葉恒,第一次感覺到了害怕,那道劍傷就猶如刺在他自己身上一般,只是稍作呼吸,便疼得揪心。

“……”梁辰不與他爭辯,也清楚自己爭不過這人,便打開了酒壇子:“將軍想喝,屬下自然是奉陪的命。”

他一番話,讓葉恒回過神來:“柳姑娘身上受了傷,此番車馬勞累,可有大礙?”

梁辰拿著酒盅的手一頓:“將軍多慮了,草民身為醫者,自然是要考慮這些的。”

他笑了笑:“我看將軍如此關心,可是之前就與云云認識?”

分明柳云云在的時候,這人還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樣,不想與其有所牽扯。

可這人前腳剛走,葉恒后面便就關心起來,再加上昨天柳云云的態度,實在令人不得不好奇。

葉恒瞥了他一眼,含糊答道:“認識,以前在京中見過幾次。”

“是嗎?”梁辰挑眉。

似是因為梁辰的這番話想起來了些什么,葉恒難得沉寂下來:“都是過去的事了。”

他猛地扯過酒壇子,狠灌了幾口:“提著做甚,喝酒。”

梁辰酒量不敵葉恒,沒喝幾杯就有些暈了,再加上也沒能如愿從對方嘴里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便早早告了退。

葉恒一人坐在帳里喝到半夜。眉眼間也沒見分毫醉意,他向來酒量驚人、千杯不醉,卻頭一次為這事糟了心。

若是能醉上一次,讓他忘了這凡塵世俗,該有多好。

……

豎日之后,柳云云身上的傷總算好些,梁辰怕她一直待在軍營里被發現,便托人在旁邊尋了個山清水秀的地方。

柳云云悶在賬中好幾日不見陽光,早就憋壞了,此刻一見著他,整雙眼睛都放著亮光:“梁公子可是要帶我出去了?”

梁辰被她炙熱的視線瞧得臉頰微紅,稍微偏過了些頭,來掩飾自己的情緒:“嗯。”

他將手里拿著的衣裳遞給了柳云云:“你將這身衣服換上,我帶你離開這里。”

柳云云原本還為了要出去而開心的像個孩子呢,轉瞬聽到梁辰說要離開二字,臉色瞬間白了白:“我不出去了,梁公子答應過我,不將我送走的!”

猜你喜歡
  1. 暖婚小說
  2. 江湖恩怨小說
  3. 冤家小說
  4. 驚悚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电子游艺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