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軟街文學網 > 小說庫 > 仙俠 > 斷蓮書
斷蓮書

斷蓮書 云姣 著

已完結 楚瓔溪音 玄幻歡喜冤家穿越種田懸疑

更新時間:2019-05-30 11:15:26
小說主人公是楚瓔溪音的小說是《斷蓮書》,本小說的作者是云姣所編寫的仙俠風格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楚瓔身為長明神女,曾經所求所念,不過只是一寸安寧。然而一夕之間,風云驟變。六千年前,她與一同長大的攸寧雙雙捏碎姻緣玉,毀去婚約。六千年后,她悄然歸來,面對的,卻是帝妃的步步算計。后來,于蓬萊仙島之上,寒涼瀛水之中,她化身一條小灰蛇,前塵盡忘。而他一身白衣如雪,踏月而來,眼角一滴淚痣,殷紅灼眼。他口口聲聲說恨了她三萬年,卻又數次救她于水深火熱之中。神神鬼鬼,真人假面,這浮華三千,誰又曾真的超脫于塵世之外?煙云撥散,滄海桑田,她欠了他的舊債,終究需還。...
展開全部
推薦指數:
在線閱讀
章節預覽
章節目錄

自那日攸寧仙君離開后,我便在落英殿里枯坐了幾日。

我一直想著那蓬萊仙島的溪音神君,想著那蘭枝帝妃手中的攝元幡,幾日來,一直很是煩躁。

但最終,我還是決定將這些事都拋之腦后。

不論攸寧所言究竟是不是真的,我都決定不再去深究了。

畢竟,溪音終是救了我的性命,還替我找回了金身,他未曾表露過別的目的,對我也從來沒有旁的要求。

反正如今,我與他怕是再難見上一面了,又想那么多做什么呢?

我只要好好的守著這長明山,便足夠了。

殿外有鳥一陣長鳴,我回過神來,扔下手里的書卷,站起身來。

沉重的殿門打開來,忽濃忽淡的煙云彌漫撲散,我踏出殿門去,便見幾個仙娥立在長階之下。

而在她們身后,則是由四只蒼鸞鳥托著的一頂精巧的轎子。

我不禁挑眉,只覺來人這排場倒是不小。

于朦朧的煙霧中,那素色的轎簾被人掀起,一抹窈窕身影漸漸顯現。

那人是個女子,一身桃色曳地裙,鳳眼微挑,一張面龐清麗柔和,纖腰柔肢,倒是這世間難得的好顏色。

她蓮步輕移,由身旁的仙娥攙扶著,緩緩踏上長階。

直至我身前時,她方才抬眼看向我,微微一頷首,開口時,嗓音更似人間那吳儂軟語的小調子,教人不由心動:“神女不請我進去坐坐么?”

這美人生得溫婉柔和,只是這性子,卻似乎并不是個好相與的。

而我向來是極見不慣這等比我還傲慢的人的,故而我便倚在門框上雙手抱臂,道:“姑娘來我長明山上,既不表明身份,也不說明來意,開口便要我請你進殿坐坐……這是何道理?”

那美人一聽我這話,柳眉果然一蹙,卻是望向了那扶著她的仙娥。

“神女,這位正是帝君之女,舒窈帝姬。”那仙娥低了低首,對我說道。

舒窈帝姬?便是那蘭枝帝妃與景玉帝君親生的女兒,更是攸寧仙君的未婚妻?

我不禁又細細打量了一番眼前這面無表情的美人,輕輕點了點頭,道:“既是帝姬,見了我,卻又為何不拿出些小輩該有的禮數來?”

那舒窈帝姬見我這般,面色一僵,似有薄怒:“神女何時竟在乎這些虛禮了?”

我隨意的摸了摸鼻子,漫不經心道:“我不在意,帝姬便也不在意么?九重天何時已經如此隨意了?”

我想我少說也活了有幾萬年,又何必要與這小姑娘一般見識?

但我見她這般做派,便還是生了些計較之心。

更何況,那聶羽神君曾說過,之前便是這舒窈帝姬喚人來引我前去碧霄閣的。

她此前與她那母親究竟是如何設計我的,我是記不得,但總有人曉得罷?

而她今次來,指不定又有些什么打算。

面對當初陰了我的人,即便她是小了我不少輩分的小輩,我也實在給不了她什么好臉。

“神女倒真是未曾變過。”半晌,我才聽她咬牙道。

之后,她終是向我俯身一禮,道:“舒窈,拜見神女。”

見她這般,我心里方才舒服了些許,便笑盈盈道:“本來你這小輩見我,理應行跪拜大禮才是,但你也說了,我向來是不喜那些虛禮的,如此已是足夠了……起身罷。”

舒窈帝姬約莫是被我這番話氣得不輕,她直起身子來時,一張桃花粉面竟隱隱有些發青。

我瞧了瞧,不由暗暗‘嘖’了一聲,心道這小姑娘到底是個沉不住氣的,我只不過是這么一說,她便忍不住了。

論輩分,她就算是仙界之主的女兒,是九重天的帝姬,也還是矮了我不少輩分的小姑娘。

我本是不該如此對待她的,但我向來有仇必報,她既敢設計我,便也合該付出些代價。

“如此,神女是否可讓舒窈進殿一敘?”她終究還是忍了下來。

而我雖瞧著好玩兒,但也曉得適可而止,不然,便又有人該說我身為長明神女,卻為難一個小輩了。

于是我直起身子來,也不看她,只是踏進殿中去,隨意道:“進來罷。”

當我于書案前坐下來時,便見舒窈帝姬已被那仙娥扶著踏進殿來。

而那另外三個仙娥,則靜靜的立在殿外,不曾進來。

舒窈大抵是從來不曾被人這般怠慢過,故而此時她面上仍有些掩藏不住的怒色,只是在看向我時,又不知是想起了些什么,便又稍有收斂。

“帝姬今日前來,究竟所為何事?”我斜倚在軟塌上,拿了一卷閑書,隨意的翻看起來。

“舒窈貿然前來,實則是想求神女一事。”舒窈帝姬說道。

而我聽罷,卻是覺得有些新奇,她這般心高氣傲的性子,竟舍得來求我?

于是我登時便來了興致:“帝姬不妨說一說,所求何事?”

舒窈垂首,嗓音嬌柔:“神女想來也已聽說,我母妃她……已失蹤多日了。”

“嗯,那又如何?”我點點頭,問道。

“攸寧他這些日子已派了不少人去六界各處尋我母妃的下落,可至今仍無所獲……我想著十二重天之上有那重幻之眼,便想來求神女借助那重幻之眼,去尋一尋我母妃的蹤跡。”

聽了舒窈這番話,我終是明白了她的來意。

她口中的重幻之眼,一如泉眼,可其中所盛,卻并非是真正的泉水,而是重重虛幻的煙云,如同泉水涌動,其中神力無窮。

透過那滾滾濃深的煙云,便能窺得這世間任何你想見之人的蹤跡,無論六界八荒,不論天上地下。

只是那十二重天,卻并非是什么人都能上去的。

仙界之人只是仙者,尚無神力可以飛身至十二重天之上。

唯有飛升至神者之位的大能,才能于十二重天之上,來去自如。

而我身為長明神女,父君是天生的神君,我自然也生來便是神者,去一趟十二重天,又豈在話下?

只是,那蘭枝帝妃害我如斯,我為何要去尋她?

這舒窈帝姬,竟真將我當做了冤大頭不成?

猜你喜歡
  1. 玄幻小說
  2. 歡喜冤家小說
  3. 穿越種田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电子游艺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