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軟街文學網 > 小說庫 > 仙俠 > 三生三世傾華夢
三生三世傾華夢

三生三世傾華夢 秦多多 著

已完結 清音景曜 玄幻言情宮廷情有獨鐘

更新時間:2019-05-25 15:18:00
主人公叫清音景曜的小說叫《三生三世傾華夢》,這本小說的作者是秦多多創作的仙俠類型的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五千年前,昆侖玄華元君在魔界一役中失去蹤影,下落不明。三千年前,西海龍王的冷宮中多了一位龍女敖華。三百年前,仙界太子妃敖華,于誅仙臺上受十二道天雷,魂飛魄散、灰飛煙滅。而今,三百歲的小魚妖清音,本著一顆修仙的心,上昆侖拜師求學。她收了千年玄鳥和一只灰兔子精為仆,又得到同行道友景曜的青睞,更成為龍帝太子的愛徒,可誰知,卻因魂魄不全而無法成仙……失意之下,她下山入世,開始游歷。魔界卷土重來,魔尊在沉睡數千年后終于蘇醒……...
展開全部
推薦指數:
在線閱讀
章節預覽
章節目錄

我輕輕嘆了口氣,努力擠出一副很惆悵的表情,“此處的結界……也太不牢靠了。”

小黑別過了頭,灰兔小廝則聳了聳耳朵,恭恭敬敬地答道:“的確。想當年我的前任主人在時,此處曾是昆侖山十二宮上最牢不可破的所在。”

我抽動了一下嘴角,這算是明著損人吧?

“那……這竹林之中可曾布下其他什么可用的禁制之法?”

“唔……”灰兔小廝撓了撓耳朵,低頭沉思了片刻,便轉去了屋子后頭,待到他再次出現的時候,手中已經多了個錦盒。

“主人,不妨試試此物。”

我接過那個又臟又舊的錦盒看了兩眼,猶豫了一下,到底還是把它給打了開來,就見里面放了一粒小拇指指尖大小的黑色圓形石子,入手溫涼,上方還系了根紅繩,看似毫不起眼,卻非絲非棉,顯見也不是一般的材質。

“主人只需輸入靈力便可啟用,之后隨身帶著便可。”

這法子倒是簡單,我半信半疑地試了一下,就見那竹林上頭果然浮起了一陣淡淡的青光,稀薄得幾不可見。

我走到竹林外頭念了幾道法術,就見那青光果然有抵擋的效用,便干脆將那黑石子的紅繩繞在了腕間,外頭用長袖遮住了,看上去倒也同往常無二樣。

忙碌了大半天,眼見著夕陽西下,我在竹榻上尋了個舒服的位置,開始打坐吐納。這本是基本的修行功夫,可不知怎么,我總覺得今日有哪里不對勁,勉強入定了片刻,卻發現自己居然在不知不覺之中,來到了一處完全陌生的所在。

四周俱是白茫茫的霧氣,只眼前有條小徑依稀通向遠方。

我暗暗嘆了口氣,決定還是依照往常那般,沿著這條路前行。也不知走了多久,隱約見到了一星微紅的亮光,卻是搖曳不定,仿若風中燭火。

走近了才發現,那不過是盞八角宮燈,黝黑的燈架似木非木、似石非石,外頭籠了一層半透明的紅色祥云鮫紗罩,里頭擱了一顆明珠,就這么斜斜挑掛在一方大青石上,甚是漂亮精致。

我心里覺得這宮燈看來很眼熟,便伸手去撥。

不料,才動了一下,眼前的景色忽然又變了。

卻是一座從未見過的莊嚴大殿,所有物件俱以不知名的白色玉石制成,四根巍峨殿柱上皆刻了栩栩如生的盤龍飛鳳,柱頂垂下層層疊疊的青色流云紗帳,以明珠白玉鉤連束起,顯得雍容大氣又有幾分仙家縹緲的味道——唔,這地方很是不錯,倘若能招呼上一大群狐朋狗黨,前來吃吃喝喝玩耍作樂,想來會更有番成就感。

我邊走邊看,外帶不負責任地胡思亂想。

穿過大殿,后頭居然是個一眼望不著邊際的大花園,玉樹瓊枝,奇珍異獸,應有盡有,正當我駐足于一株千年靈芝旁,糾結是否該取之時,忽然聽見有陣低低的交談聲傳來。

“……當初那些陳年往事,過去便過去了,如今本座一心清修,無意再理各界之事,陛下還是請回吧。”

“阿華,你又何必如此拒人于千里?現下魔界大軍壓境,眼看仙界、人界便要蒙受大難、生靈涂炭,你忍心?”

“陛下麾下猛將如云,未戰先言敗,卻是有些言過其實了。更何況,那魔界尊者同陛下本是故人,陛下何不動之以情曉之以理?以陛下往日的仁德寬厚之風,想必要免去這場兵禍之災,也不過是手到擒來之舉。”

我收斂了氣息,一步一步循著聲音來處挪過去,果然見到一株玉樹下立著兩道背影,一白一紫。

那紫衣男子衣物上繡有明黃色的九對龍鳳,顯然身份顯赫;而那白影,雖然看似纖弱,衣飾簡潔,卻別有股雍容氣勢,竟是半點不輸于那紫衣人。

“阿華,你又何必如此挖苦于我。更何況,仙界仙將再多,也抵不上你這位由前任天帝親封的司戰上神。”紫衣人似嘆非嘆,但聽其語氣,顯然已是賠盡了小心。

“陛下過譽。所謂司戰一職,不過是五萬年前伏羲大帝的玩笑之語,本座愧不敢當。”

這幾句話一出,兩人之間便再無動靜。

我心中好奇,便想湊上前去一探究竟。

不料腳下一絆,正以為大事不妙之時,卻發現自己竟然不曾發出半點聲響,雖有疑惑卻也大為寬慰,干脆走上前去,才站穩,就見那紫衣人側過身來——他以金冠束發,額前繪有九瓣紅蓮圖案,樣貌十分不凡。

不知為何,他的五官長相令我有種莫名的熟悉感,可究竟是在何處見過,卻又想不起來了。就見他長嘆一聲,臉上攏著幾分倦怠與無奈,“阿華,當初是本君負了凰音,你一直不肯原諒本君,但……”

“凰音?陛下原來還記得這個名字。”

那白影終于轉過身來,卻是一名面容秀麗出眾的女子,同那紫衣男子相比毫不遜色,只見她眉目修長,一頭烏發直落腰間,然而最令人注目的是那雙眼——初看之下,幽黑剔透,有如浩瀚夜空,深不見底;再看,卻能于那眼波流轉之間,尋到凌厲如利刃般的銳意,雖稍縱即逝,卻如驚鴻一瞥無法忽視。

“本君又怎會不記得她的名字?凰音她……”

“陛下還記得,那便最好。凰音是個苦命的孩子,她天性純良,偏偏把一腔癡情錯付,最后更落得個魂飛魄散的下場。再過數日,便是她三百年之祭,本座與她情同姐妹,理當為她打理一番。陛下有什么事,不妨等過了那日再說吧。”

紫衣男子聽到這幾句話,眉頭緊鎖,嘴唇微動,可到底還是沒有作答。

“陛下還是請回吧,本座就不送了。”

話音一落,就見那白衣女子轉身拂袖而去,徒留那紫衣男子于原地神傷。

這兩位的對話我雖然聽得迷糊,卻也能辨出幾分蛛絲馬跡,想來是那紫衣男子負了那名為“凰音”的女子,而這白衣女子又是那“凰音”的親近之人,故而遷怒。

只是,這紫衣男子與那白衣女子,究竟為何身份?

而我這尾不過區區三百年道行的小魚妖,又為什么會出現在此處?

猜你喜歡
  1. 玄幻小說
  2. 言情小說
  3. 宮廷小說
  4. 情有獨鐘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电子游艺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