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軟街文學網 > 小說庫 > 重生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貳蛋 著

連載中 趙洞庭穎兒 虐戀空間江湖恩怨冤家

更新時間:2019-05-17 11:18:37
小說主人公是趙洞庭穎兒的書名叫《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這本小說的作者是貳蛋創作的重生風格的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醉臥美人膝,醒掌天下權,這才是男人該有的生活!趙洞庭穿越成皇,為這個小目標不斷奮斗。...
展開全部
推薦指數:
跳轉閱讀
章節預覽
章節目錄

他看著眼前的府門,恍然間好似覺得里面無比幽深起來。

他心里止不住的想,皇上親臨,這是想致我于死地么?

這瞬間,張世杰心中滿是濃濃的悲憤與哀傷。

他這大半輩子都在為大宋朝廷勞累奔波,后面這幾年更是風里來雨里去,霜鬢浮現,沒想到最后竟然會落得如此下場。

“也罷……”

張世杰輕輕嘆息著,“不過是先行一步而已……”

說完,他對兩個下人道:“將我扶進去罷。”

臉上盡是視死如歸之色。

兩個下人滿心疑惑,不知道自家大人怎么會被打成這樣子,只是并不敢問,從侍衛手中接過張世杰,往屋內走去。

到得客廳,張夫人瞧見自家老爺,兀自滿臉喜色,“老爺,您可回來了,皇上……”

說沒說完,已是注意到張世杰被兩個下人攙著,臉色蒼白,瞬間變為大驚,“老爺你這是怎么了?”

張世杰凄涼笑著,搖頭并不答話,然后看向高居堂上的趙洞庭,說道:“自古以來,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罪臣在殿上頂撞圣上,死不足惜……只求死后,皇上能夠饒恕罪臣家人。”

“天呀,這是怎么回事啊?”

張夫人一聲哀嚎,跌倒在地,臉上的血色瞬息消失殆盡。

趙洞庭微愣,隨即想到,張世杰這是以為自己來是要殺他。

當即他連忙從椅子上站起來,沖著張世杰拱手道:“朕不得已杖責張大人,還請張大人見諒……”

張世杰見到趙洞庭這樣,也是愣住,隨即不解道:“皇上這是……”

他想著,莫不是太后責怪皇上,小皇帝這才過來給自己道歉?

自己怎么說到底也是現在朝廷的棟梁,太后還是看重自己的。

趙洞庭走過去扶著張世杰,道:“張大人且聽朕說,朕知曉你勸朕遷居崖山是為朕的安危著想,忠心可鑒,朕心里其實也是萬萬不想當著眾臣的面杖責于你啊……”

張世杰困惑看著趙洞庭。

地上的張夫人忘記哭嚎,也是滿臉疑色。

趙洞庭又道:“只是張大人可曾想過,崖山卻也未必安穩,凌震、王道夫兩人雖攻下廣州,但元賊勢大,廣州怕莫難以持久,到時候崖山勢必難以堅守。朕要留在這翔龍縣,進可前往雷州,退可避往瓊州,倒不至于被逼入絕境。再者,就算元賊來犯,朕也是有幾分把握將其擊潰的。”

張世杰倒是沒想過這些,只想著到崖山可以依附廣州,心里想著自己著實過于沖動了,“這……”

他心里也是涌出幾分愧疚來,對趙洞庭的怒意便也全然消失了。

趙洞庭輕輕嘆息著,“在朝堂之上,張大人態度堅決,群臣附和,朕怕軍心不定,這才才不得已任性杖責張大人。只有如此,百官才能明白朕的決心,不再想著遷居之事。”

說著,他兩步走到張世杰面前,再度鄭重作揖道:“請張大人千萬要原諒朕。”

張世杰見趙洞庭竟然又給自己作揖,心中愧疚更甚,忙道:“臣魯莽,請皇上責罰。”

他作勢就要跪下,卻是牽扯到**上的傷,頓時倒吸了兩口涼氣。

趙洞庭見他疼得額頭上連汗水都冒出來了,也是不好意思得很,連忙對著下人和安太醫道:“快快扶張大人到室內去,安太醫,朕命你用最好的藥給張大人醫治!”

安太醫領命。

一群人便就簇擁著張世杰往室內走去。

張世杰被下人攙扶著躺到床上,心里卻還不住在想崖山的事。

原本他想著自己被趙洞庭殺了也就殺了,只怪自己擇主不明,可沒想到趙洞庭竟然親自來家里給自己道歉,還說出這般不得已的話來,這讓得他心里可謂是萬分感動,滿心想著皇上原來是個如此圣明的皇帝,自然更為堅定為南宋朝廷鞠躬盡瘁的想法。

再見趙洞庭此時還滿懷歉疚地守在自己床邊,更是差點落淚。只覺得自己這頓打挨得萬分值得。

趙洞庭看著張世杰被打得血淋淋的**,心里邊也是歉然不已。

安太醫瞧瞧張世杰**,回頭看向眾人。

眾人會意,李元秀及張府的家眷、下人們都往門外走去。

趙洞庭本也打算離開,卻被張世杰叫住,“皇上,臣還有些疑惑,想請皇上解惑。”

趙洞庭便留在床邊,說道:“張大人請說。”

安太醫小心翼翼用剪子將張世杰血淋淋的褲子剪開,只見里面血肉模糊,整個**都被打爛了。

饒是他動作輕柔緩慢,卻也疼得張世杰不住的咬牙抽涼氣。

趙洞庭臉上愧疚更甚。

直等到安太醫將那被血糊住的褲子全部剪開,張世杰才重重松口氣,道:“皇上適才在客廳說元賊若是來犯,有幾分把握將他們擊潰。臣想知道,皇上心里是何計策。”

碙州這地方地處海外,要是擋不住元軍,到時候想跑都難。

趙洞庭說碙州進可福州,退可瓊州,那是在不和元軍正面交戰的情況下。可眼下,張世杰卻早就看出來,小皇上有心在碙州島和元賊交鋒。

這是關乎南宋朝廷存亡的大事,他若是不問個清楚,心里實在沒底。

趙洞庭輕聲道:“你且先安心養傷,待你身體痊愈,朕就帶你去看看朕的底氣從何而來。”

張世杰聽趙洞庭這樣說,心里雖然仍舊疑惑,但也不好再繼續追問。

他想想這幾日來皇上行事都頗為沉穩,韜略在胸,應該不至于無的放矢才是。

等到安太醫幫張世杰敷好傷口,趙洞庭這才帶著安太醫離開。

張夫人她們早已是滿心疑惑,趙洞庭剛走,便忙不迭都到張世杰臥室里詢問去了。

而趙洞庭則又是一頭扎到兵器作坊里。

又是一日早朝。

趙洞庭沒有再那般早,按著時分到議政殿內,群臣已在殿內站定。

剛坐上龍榻,卻是見得張世杰竟然也站在列內,趙洞庭連道:“張大人怎的不在家中養傷?”

張世杰道:“謝皇上關心,臣并不大礙。”

在場有些大臣怕是已經知道昨天趙洞庭去看望張世杰的事,此時見君臣和睦,不覺奇怪,而那些不知曉這事的大臣們,可就是滿心疑惑了。按理說,昨天早朝鬧成那樣,張世杰斷然不可能來上朝才是,而且和皇上還這般客氣。

當下他們心中各自活泛開了,各有各的想法。

趙洞庭也不管眾臣的眼神交流,偏頭對李元秀道:“公公,給張大人賜座。”

話剛說出口,卻又想起張世杰被打得**開花,怕是坐不得。想了想,他親自走到張世杰面前,拉起張世杰的手道:“張大人到朕座上躺著。”

張世杰受寵若驚到差點嚇死的程度,驚呼道:“皇上,這如何使得?”

龍榻龍榻,那自然是真龍天子才能坐的地方。

趙洞庭心里卻并不看重這些,說道:“怎么使不得?”

張世杰道:“臣萬萬不敢!”

他雙腳定定站在原地,死命不肯讓趙洞庭拉走。

趙洞庭知道這些古人都對禮法看得極重,說道:“朕坐于朝堂,或立于海角,是不是都是皇上?”

張世杰答道:“皇上乃是真龍天子,無論身處何方,自然都是皇上。”

趙洞庭眼睛環視過殿內眾臣,聲音變得大些,“那既然如此,他們都知曉朕是皇上,你是臣子,你臥在朕的龍榻上又有何不可?況且還是朕請你上去的。”

張世杰愕然,無法作答。

趙洞庭不由分說將張世杰拉到龍榻上坐下,又幫他躺好,自己立在旁邊,這才道:“開始早朝吧!”

李元秀正要扯開嗓子高呼,卻是聽得張世杰忽然間嚎啕大哭起來,“皇上,臣……愧疚難當啊……”

殿下群臣議論紛紛。

趙洞庭此舉雖然有失禮法,但卻著著實實讓這些大臣們都心中感動。

也不知道是誰帶頭跪在地上,高呼道:“皇上圣明……”

群臣盡皆跪倒在地。

昨日因為張世杰被打而稍有惶惶的人心,在這刻瞬間平復。

猜你喜歡
  1. 虐戀小說
  2. 空間小說
  3. 江湖恩怨小說
  4. 冤家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电子游艺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