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軟街文學網 > 小說庫 > 武俠 > 君臨天下
君臨天下

君臨天下 寂月皎皎 著

已完結 邱小樹沐小腰 冤家暖婚言情逆襲

更新時間:2019-05-16 14:34:41
《君臨天下》是寂月皎皎傾心創作的一本武俠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邱小樹沐小腰,內容主要講述:解決問題最好的辦法只有兩個,錢和刀。攀爬向上沒有捷徑,如果有也只屬于準備更充分的人。太平盛世中方解想做一個富家翁,可惜失敗了。亂世之中方解想做一個太平翁,可惜他又失敗了。 所以,他爭霸天下。...
展開全部
推薦指數:
在線閱讀
章節預覽
章節目錄

方解舒舒服服的伸了個懶腰,對著銅鏡里的自己笑了笑自語道:“終于如以往般玉樹臨風了,這半個月總算熬過來,今兒說什么也要出去走走……先去紅袖招尋小丁點說說話,再去大營里報備,然后再痛痛快快去云計吃個火鍋,最后再去洗個熱水澡!”

“你倒是好自在。”

沐小腰在房梁語氣有些不滿的說道:“你十五日沒出去過,我已經十五日沒喝過酒了。今日出去,先買了云計的梨花釀送回來,你再去胡亂轉悠。”

“要不……我讓客勝居送一桌子上好的席面來?”

方解笑著說道:“大難不死逢兇化吉,說什么也得慶賀一下。客勝居的酒雖然不如云計的梨花釀,但好歹沒有勾兌過水。不說酒,客勝居的紅燒獅子頭,松鼠魚,一品豆腐鍋,水晶肘子做的極出彩,想想都要流口水了。”

“好啊好啊!”

大犬商國恨抹了一把嘴角上的口水說道:“這幾日都是我去廚房偷剩菜剩飯,吃的嘴巴里淡出鳥來了。估摸著也快啟程往長安去,再不吃一頓客勝居的美味以后只怕沒機會了。你快去,莫讓我們等的心急。”

“我只喝梨花釀。”

沐小腰淡淡的說了一句,隨即扭過頭不再說話。她一條白皙修長的**從房梁上垂下來蕩啊蕩的,讓方解的眼神跟著來回飄。說起來,方解從來沒有見過任何一個女子的腿比沐小腰美的,也從沒見過一個女子的腰比沐小腰細的。金元坊的幾個貌美女子雖然他早就下了手,可她們終究算不上絕色。

“云計狗肉不知道還開著沒有。”

方解忽然想到蘇屠狗在那日離開了樊固,嘟囔了一句后又想到一件事。

蘇屠狗是晚上走的,那個時候樊固已經封閉了四門。蘇屠狗怎么出的城?想到這里,方解的心里一動。樊固城的城墻足有兩丈多高,想出去除非會飛。可這個世界雖然聽說過修煉之人,卻從不曾聽說過有人真的會飛。沐小腰的輕功已經不俗,在方解眼里能躍上房梁就已經讓他徹底改變前世的觀念了。

不知道還能不能再見到蘇屠狗,如果能……倒是應該試探下。

他在心里笑了笑,自嘲道方解你真是想修煉快想瘋了。難不成一個屠狗輩也能是世外高人?真要是那樣,那這世間世外高人也就太多了。不值錢的世外高人,還算世外高人么?不能修煉有不能修煉的好處,將來在演武院若是不能謀職,好好用功,參加科舉說不得也能中。人生總有不一樣的道路可以走,何必這么偏執?

勸完了自己這番話,他舒展了一下身子站起來。在心里又問了自己一遍,除了修煉有沒有好出路?有!那么還想不想修了?想!非常他媽的想!

這無聊的想法他自己的都習以為常了,笑了笑,轉身往門外走。一邊走一邊想著,晚上時候應該偷偷帶著李敢當邱小樹付寶寶他們從軍營里跑出來,臨走之前怎么也要和這些貼心體己的同袍再大醉一場。

李敢當那個家伙雖然貪財,但整日嘴里都掛著緣分二字,說起來可不就是緣分,自己兩世為人還能認識他們,值得一醉。

正想著往外走,他忽然覺著身后衣服一緊,然后腿腳不聽使喚飄起來,身子頓了一下后猛的飛回房間里。沒錯,是飛的,不過是被人抓起來扔的那種飛。

“干嘛?”

方解看著一把將自己扔回去的沐小腰問道:“能不能別把我當沙包玩?你不知道我現在這體魄有多霸氣?撞墻上扎出一個坑來怎么辦!”

“咱們現在就得走。”

沐小腰看了方解一眼,臉色格外的凝重:“不要收拾東西,帶上些銀票夠用就成。你最好化妝,我教過你。大犬,判斷一下往那邊走最穩妥,一刻也不能耽擱了……城里進了高手……四個!”

……

……

邊軍營地

站在李孝宗面前的是三個大理寺的執法使,李孝宗感覺的出來,這三個人的實力都極強悍,據說這三個人都是六品上的高手,看來不會有錯。五品的高手軍中就不多見,一下子看見三個六品上,李孝宗心里難免有些不平靜。

“李將軍,咱家知道你的修為也不俗,據說在演武院的時候就已經破鏡突破五品上,這幾年俗物纏身,不過想來也有不少精進。這三個人是大理寺的執法使,兵部侍郎候君賜大人手下的親信,他們雖然都只是正六品的官職,但本事……哪個也未見得比您低了。”

李孝宗知道吳陪勝這話什么意思,無非是在逼自己罷了。

“名單我已經寫了,你們去抓人就是了。我乏了先回去休息,今天晚上在客勝居,我為幾位大人接風洗塵。”

“那就等著將軍你破費了。”

吳陪勝擺了擺手道:“慕大,幕二,你們兩個去擒那個什么方解。幕三……你跟著咱家去甲字隊走一圈,先從幾個當頭的開始拿,雖然罪名已經坐實了,但審問還是要審的。隊正,隊副,什長,伍長,這些人先都拿了再說,簽字畫押,一件也不能少了。”

幕氏三兄弟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大哥慕大,老二幕二轉身往外走,沒再帶一個隨從。這個小小的樊固城里除了將軍李孝宗外,再找出一個三品的高手都難。他們兄弟都是六品上的實力,去兩個人已經算是對那個叫方解的人格外的優待了。

幕三跟在吳陪勝身后,亦步亦趨。

這個人人行走看起來頗為怪異,身子挺的筆直,就好像一柄出了鞘的長劍,渾身上下透著一股子冷冽。李孝宗下意識的多看了這個幕三幾眼,忍不住在心里記住了這個名字。雖然這名字極有可能只是個代號,而且今后也許再無相見的機會,但這個人的實力已經足以讓他記住。

六品上,似乎隱隱有突破至七品的跡象。

到了七品,就已經屬于一流高手。

“咱家知道你們兄弟三個中,你年紀最輕……但你的修為卻是最高的,但你能不能別總盯著我的后頸看行不行?就算你想拿咱家的脖子試你的劍,可咱家畢竟是御書房秉筆太監,你敢動手么?”

走在前面的吳陪勝有些得意的笑了笑:“就算你們兄弟是六品高手又怎么樣?還不如秉筆太監這四個字的名頭強大。”

幕三臉色變了變,終究還是沒有說話。

“咱家知道你們三個不爽,若沒有咱家跟著,你們三個這一趟說不得能多往自己的腰包里塞一些銀票,可既然陛下讓咱家來了,咱家就不能徇情枉法……要是覺著不公,你們也可以現在就把胯-下那沒用的東西自己割了,我去和陛下說,宮里面再添三個六品的好手,畢竟是一件好事。”

“有用!”

幕三只冷冷的說了兩個字,卻讓吳陪勝氣得臉更白了。

“有用你就留著!”

他忍不住啐了一口:“咱家不知道有用?咱家……也有過!”

……

……

從午后開始,風雪越來越大了些。大街上已經開不到一個行人,又不是逢集市的日子,便是紅袖招都關了門。這樣的天氣,樓子里的姑娘們倒是難得休息。相好的姐妹湊到一起,挨著火爐打打葉子牌倒也自在。

小丁點不喜歡打牌,也不喜歡喝酒。而且她對樓子里的那些姑娘們都有些看不起,除了息大娘和息燭芯之外,她覺著這樓子里的女人們其實都不檢點。雖然紅袖招不接客不做皮肉生意,可看那些姑娘們那浪笑的勁兒就知道,要不是息大娘約束的緊,這些人說不得給銀子就能分開腿!

所以小丁點有些百無聊賴,一個人靠在窗戶邊看著空蕩蕩的大街失神發呆。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從大街盡頭出現了兩個黑影,逐漸變得清晰,小丁點發現這是兩個生人。不是草原蠻子,是漢人。可這兩個人,小丁點一次都沒見過。不知道為什么,她看著這兩個人就覺得更冷了。

她關上窗子,將風雪阻擋在外面。

走到紅袖招門口的時候,慕大和幕二兩個人不約而同的站住,往小丁點所在的窗子看了一眼,慕大搖了搖頭示意不值得多事,兩個人隨即再次往前走去。

在紅袖招關了的房門后邊,靠著門板喝酒的老瘸子嘴角勾出一抹不屑的笑意,喃喃道還算知趣,然后繼續喝酒,看樣子再喝一口就會醉倒人事不省,可他又喝了無數口,依然是這副一碰就倒的模樣。

邊軍校場最里面有一排木屋,那是將校們臨時休息的地方。只有操練的時候,才會有校尉官職以上的人偶爾進去躺下歇會。

在靠左面最邊上的木屋里,忽然一聲凄厲之極的哀嚎聲傳了出來。這聲音太凄慘,似乎連天上厚重的烏云都嚇了一跳。

“你叫李敢當?”

吳陪勝笑呵呵的看了李敢當一眼,然后指了指面前正在受刑的人問道:“告訴咱家,這個家伙叫什么名字?”

跪倒在地上瑟瑟發抖,已經尿了褲子的李敢當連忙回答道:“回圣使,他叫邱小樹,甲字隊什長……”

吳陪勝嗯了一聲,走到邱小樹身邊溫和的說道:“只要你在這份指證方解的供詞上畫押,咱家保證你不死,怎么樣?”

邱小樹的身子顫抖了一下,眼神里閃過一絲畏懼。但是很快,這畏懼就消散無蹤:“覺曉是我兄弟……我不能誣陷兄弟……”

“好樣的!大隋邊軍都是硬漢,咱家心里真替陛下高興。”

吳陪勝拍手笑了笑,然后冷聲吩咐道:“拔了他十個指甲,不點頭就拔了他十個腳趾甲,再不答應……就剜了他的眼,割了他的耳朵鼻子,再不答應……那就割肉,一片一片的割。”

哀嚎聲再度響起,沒多久,邱小樹的手腳指甲都被拔掉。行刑的大理寺官差已經做熟了這種事,看著血淋淋的人竟是一點表情都沒有。他拎著一柄短刀走到邱小樹身前,比劃了一下回頭問道:“先剜左眼,還是右眼?”

吳陪勝嘆了口氣,走到邱小樹身邊低聲勸道:“現在說,敷上藥手腳都能保住。你只需畫押就沒事,不畫押……眼睛就沒了,耳朵鼻子也沒了……最后咱家讓人在你身上割三千六百刀,保證不割完最后一刀你都死不了。”

氣息微弱的邱小樹忽然低聲說了一句什么,吳陪勝沒聽清湊近了過去。

“我不是……膽小怕死的……人……方解是……兄弟,我……不出賣他……他可以,可以……把后背放心交給我……”

“殺了!”

吳陪勝冷著臉吩咐了一聲,行刑的大理寺官差隨即干脆利落的用那短刀割斷了邱小樹的喉管,他手法純熟,沒傷著動脈,所以血噴出來的并不多。

“李敢當是吧?”

吳陪勝在李敢當身邊蹲下來問道:“咱家問你,你招不招供?畫不畫押?”

“我招……我什么都招!”

隊正李敢當拼了命的磕頭,不一會兒,額頭上就變得血肉模糊起來。吳陪勝站起來陰測測笑了笑,忽然啐了一口罵道:“賤!嚇都嚇慫了,你也配叫個爺們兒!”

猜你喜歡
  1. 冤家小說
  2. 暖婚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逆襲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电子游艺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