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軟街文學網 > 小說庫 > 職場 > 總裁獨寵:一品二手妻
總裁獨寵:一品二手妻

總裁獨寵:一品二手妻 半個句號 著

連載中 林裴裴沈書情 民國婚姻愛情搞笑百合

更新時間:2019-05-09 16:30:57
小說主人公是林裴裴沈書情的小說是《總裁獨寵:一品二手妻》,它的作者是半個句號創作的總裁言情類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她原本是一個家庭和睦的全職太太,卻因為小姑子妒久生恨,被慢慢推向生活的邊緣,之前吞下的苦果,并不能動搖她的女人信仰。而在親情與愛情之間,他的抉擇至關重要······...
展開全部
推薦指數:
在線閱讀
章節預覽
章節目錄

郭青蓮不知何時突然從樓上走了下來,她的臉色陰沉,看著林裴裴的眼睛里充斥著淡淡的陰霾:“裴裴,你跟我過來,我有事情跟你說。”

林裴裴轉向了沈書情,她抿了抿唇,臉上的狠色還沒有完全散去:“媽,她為什么會回來?難道她害我害的還不夠慘嗎?”

郭青蓮低下頭看著地上如同狗一樣可憐的沈書情,她無聲的冷笑了一聲,眼角劃過輕輕淺淺的陰厲,她對林裴裴說道:“再怎么說她也是你嫂子,裴裴,我有事情想和你說,你跟我上去吧。”

最后一句話帶了一點別樣的意味,傳入林裴裴的耳朵里,突然變成了另外一種意思。

沈書情癱坐在地上,忍不住苦笑了一聲,她還真沒有想到,有一天郭青蓮會幫她,這是不是證明,或許郭青蓮并沒有那么恨她?

想到這里,沈書情艱難的勾了勾唇。

人有時候就是這樣,明明知道不可為而為之,明明心里已經知道了答案,還是會可憐的選擇自欺欺人。

林裴裴的心里滿是恨意,她忍了忍,終究還是跟著郭青蓮上了樓。

曉彤見兩個人上去,不由得松了一口氣,她連忙過去把沈書情扶了起來,眼睛里滿是劫后余生的慶幸。

“書情,你的小姑子和婆婆怎么會這么可怕?”

“說到這里……”

曉彤的臉色突然古怪了起來:“難道……你做了什么對不起她們的事情?”

沈書情搖了搖頭,抑制住想要哭的沖動,她低聲道:“沒有,我從來都沒有做過對不起她們的事情。”

曉彤的臉色變得更加的奇怪,似乎想要問什么,卻不知道該怎么問才好。

沈書情聽到曉彤的這句話,她蒼白的臉上泛起了一抹類似難堪的表情,哪怕沈書情正在盡力的掩飾著。

“對了曉彤,你不是要給我煮粥嗎?你快去……我等著你。”

哪怕曉彤的情商不高,也看出來沈書情無意于這個話題,甚至在躲避這個問題。她皺了皺眉,遲疑的走開了。

就在曉彤離開之后,沈書情終于忍不住捂住唇無聲啜泣起來。

她蜷縮起身子,縮在沙發的角落里,仿佛與光明隔絕,與隨時都會與黑暗銜接。

才不過短短幾天,沈書情因為懷孕而多出來的那點子嬰兒肥,被磨的一點不剩。

小巧精致的下巴越發的尖銳,顯示出一種羸弱的姿態來,沈書情蒼白的臉上多了一個青色的巴掌印,海藻一樣的長發略有些凌亂,整個人的頹廢悲傷幾乎要溢出來。

在這里,沒有一個人相信她,沒有一個人愿意去聽她解釋,林錄淵也是這樣,哪怕她現在已經回來,這個狀況依舊沒有改善。

她到底做錯了什么?老天居然要這么懲罰她?

郭青蓮坐在臥室里的沙發上,她的臉色說不上有多好看:“裴裴,今天的事情,以后還是不要發生了。”

林裴裴猛地抬起頭,眼睛里滿滿的都是不可置信,她沒有想到郭青蓮居然會為了沈書情說話:“媽,你這是什么意思?難道要我和害我的兇手和平共處嗎?憑什么?”

郭青蓮抬起頭,看到林裴裴眼睛紅腫的樣子,就知道她不久之前哭過,心里不由得更加的難受了起來,這是她的親生女兒啊!

“當然不是和平共處!”

郭青蓮冷笑了一聲,她的目光移到了門口的方向,眼睛里猛地迸發出一抹恨意,她冷聲開口道:“她是我林家明媒正娶的媳婦,現在她做出這種事情,雖然我們暫時還拿不出證據,但是一定是她無疑。”

說到這里,郭青蓮頓了頓,突然冷笑了一聲,似嘲似諷般的說道:“她既然是我們林家的人,就好好的用林家的規矩辦事,拿出一個能說服眾人的理由。”

林裴裴的嘴唇顫動著,心里依舊覺得郭青蓮在護著沈書情:“那我應該怎么做?”

郭青蓮轉過頭看向林裴裴,眼前的林裴裴正是花一樣的年紀,哪怕經歷過這么大的挫折,卻依舊單純的發指,這種情況下,連她的話都聽不明白,郭青蓮的眼神突然變得意味深長了起來:“怎么做?當然是……怎么舒服怎么來。”

郭青蓮站起身,不緊不慢的走向了林裴裴。年過半百卻依舊氣質如初的她,眼神里突然多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神色。

“好孩子,你還是太年輕了,這兩天我被失去孫子的事情沖昏了頭腦,居然跟著你一起胡鬧,幸好有你哥提醒,現在是應該拾起我的手段了。”

像是想到了什么,郭青蓮突然頓了一下,她微微側過了身子,淡淡的對林裴裴說道:“我的這些手段,你都給我學著點。”

林裴裴卻是忍不住瞪大了眼睛,臉上突然露出了一抹驚喜的神色:“媽,你說什么?我哥提醒的你?我哥不是很寵那個賤.人嗎?”

郭青蓮輕笑了一聲,臉上浮現出了一抹嘲弄的痕跡:“你哥工作狂人一個,他最重視的就是公司利益,只要不妨礙到他這一點……”

林裴裴突然想到那個叫陳序之的男人,她心里暗想:不會是因為沈書情真的做了什么對不起林家的事情吧?

想到這里,林裴裴的心里猛然涌起一抹無法抑制的狂喜,她說道:“媽,你說我們怎么對付那個賤.人!我都聽你的!”

郭青蓮道:“很快,明天是你爸生日,你哥要在家里舉辦宴會,估計這就是你哥把她接回來的原因。”

郭青蓮又道:“明天就給她一個大驚喜,記著,一定不要把你自己扯進去。”

林裴裴的朱唇向上勾起,勾勒出了一抹美艷的弧度,干凈的臉上,迅速的出現了星星點點的邪肆。

“好啊!”

二十四五的年紀,是應該好好的接觸那些事情了,林裴裴以往的人生里被養的太好,以前只覺得這些東西太臟。郭青蓮這個時候才意識到,或許這些東西是必要的。

已經到了深夜,沈書情蜷縮在臥室角落里的沙發上,房間的燈沒有開,厚重的窗簾冷酷無情地把外面的月光鎖在外面,室內里一絲光亮都沒有。仿佛這里天生就應該和黑暗并行,光明變成了奢求的東西。

不該有期待,不該有希望,如同現在沈書情的內心,她睜著眼睛,無神的眼神似乎落在了房間里的某個角落,又似乎沒有。

以往沈書情的人生里,從來都沒有被人如此厭惡過,她從小到大順風順水,出來工作了幾年,遇到林錄淵。兩個人平平淡淡的在前兩年結婚,幾乎沒有遇到什么挫折。

現在沈書情只覺得天都塌下來了。

猜你喜歡
  1. 民國小說
  2. 婚姻愛情小說
  3. 搞笑小說
  4. 百合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电子游艺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