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軟街文學網 > 小說庫 > 武俠 > 亂世殤雄
亂世殤雄

亂世殤雄 罔生 著

連載中 敬威郁雪 寵婚校園婚姻愛情百合

更新時間:2019-04-03 16:03:55
主角叫敬威郁雪的小說叫做《亂世殤雄》,本小說的作者是罔生創作的武俠類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首先明確的說這本書沒有絕對的主角,也不是什么爭霸三國的爽文,全書會充斥著悲哀。三國不只是有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的豪氣。這樣的亂世里也時刻有著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哀傷。...
展開全部
推薦指數:
在線閱讀
章節預覽
章節目錄

只見一伙頭綁黃巾山匪樣的部隊,高舉著“楊”字大旗大大咧咧的走進村里,一路打家劫舍。“韓老弟,聽說那新任南陽太守的小弟在這玩吶。咱過去給擄了去,不僅能報了你大哥我上次的仇,還能找劉漢的那廝好好敲詐一筆。”楊奉一臉壞笑著說道

表情如同標準化的市井無賴般。一旁的韓暹也隨即附和道:“大哥所言甚是,現在還能令弟兄們劫掠一翻痛快痛快。我找手下給大哥物色各大美人,服侍服侍您。”所謂臭味相投,兩人交談過后一同發出了猥瑣**的笑聲。而一旁的徐晃卻暗自神傷、默然不語。

紅昌所局村子四面環山,唯有村口這唯一缺口。雖說可以翻山逃去,但馬匹都在栓在紅昌家門口。沒有馬匹都情況下步行回宛城,對史萬寶來說自然沒什么難度,但要帶兩個孩子身上也沒吃食,一路上又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難度就大大提升了。

史萬寶自然不是一個無腦莽夫,但卻心傲無比,當然也可以理解為武者的自信。也許要殺光所有賊人有些難度,但史萬寶自認為奪下馬匹殺出這些烏合之眾的包圍還是輕而易舉的。主意一定,史萬寶便領著敬智和哭的不成人樣的紅昌下山了。

接近紅昌家時發現,屋外已被黃巾軍圍的水泄不通。朱儁的部下可以說是裝備精良,訓練有素。看見黃巾余黨殺來,立即將馬匹、糧食等帶入屋中。

用重物擋住窗門,憑借戰斗經驗以及裝備優勢,死守于屋中等待救援。當然他們也明白所謂的救援只是場夢罷了。誰會知道這樣偏遠的地方,有幾個不知名的小卒在這里經受著生死的考驗。弱者的生命又有誰在意?

這種情況下,本該是投降聽命的。但大漢漫長的精神傳承儒家洗禮,又在朱儁的教誨下。他們腦海里從未有過投降這一選項,只是盲目的掙扎、等待。

如同等待戈多一般,不知所要等待的究竟是什么……每當黃巾余黨要破門時,他們就持刀槍反擊砍殺。每當黃巾余黨將武器插入木門木窗時,他們便躲閃。若躲閃不及,便一命嗚呼。安靜的逝去,無人知曉。

馬匹被帶進了屋內,那么史萬寶也就別無選擇。將敬智、紅昌藏在隱蔽處后便持槍沖向大門。“每次都這樣,我不想當一輩子的累贅!”隱于暗處的敬智低聲嘟嚷著,一旁的紅昌聽后露出了一個神色復雜的表情卻也不多言。

史萬寶一路沖殺,這些農民起義的黃巾賊對于史萬寶來說自然不算什么。殺的黃巾余黨不敢靠近他,沒兩下便輕松到了紅昌家門前。屋內的官軍聽見外面有打殺聲,不由喜出望外幻想中仿佛是天兵天將到來。

不過史萬寶的目的只是馬匹,不是救人于水火的神仙。黃巾余黨略微估計有近三千人,而官軍僅有二十人。想要救出去實在是難吶,還不如讓他們吸引黃巾余黨的注意力,自己帶著倆小孩逃命還輕松些。當然想是這么想,但話不能這么說。

史萬寶殺到門前略一琢磨便開口朝屋內喊道:“里面的將士聽著!你們打開屋門,我領你們殺出重圍!”被困小屋對于這些官軍而言本就是絕境,如今有人搭救自然是不假思索的按照他們心目中的天兵天將的意思去做。

里外合力打開屋門后,官軍們看到的不是史萬寶沖在前面為大家開道,而是沖進屋里挑斷了栓繩騎上馬絕塵而去。有馬匹的助力,加上史萬寶的武功又一次輕輕松松的殺出重圍,然而那還剩不到二十人官軍卻被人海淹沒了,每人都在死前不甘的詛咒著史萬寶的無情。只是史萬寶卻耗不理睬。

史萬寶取來馬匹便徑直往敬智、紅昌處疾馳而去。若長臂猿一般將二人提上馬背即往村口去。

“啊!不要啊!我不去……”一婦女被韓暹拽上馬背苦苦哀嚎著,韓暹一邊猥瑣的撫摸著婦女一邊說道:“嘻嘻嘻,你個村婦不識抬舉,我帶你去服侍我家大當家的。吃香的喝辣的,好不自在。”一副小人嘴臉,令人作嘔。

許久未曾開口的紅昌看到這翻景象,似是想起了自己母親的遭遇吧,紅了眼低聲道:“**,敗類……”,敬智見紅昌如此,立馬對史萬寶說道:“史萬寶!即刻救下那婦人!”

史萬寶聞聲嘖了下,便調轉馬頭朝韓暹處馳去。韓暹見一個渾身黑甲的大漢帶著倆孩子馳來,不由感到奇怪,又見大漢殺氣騰騰的,慌忙大喝道:“爾是何人!左右給我拿下!”眾賊得令雖然被史萬寶的氣勢嚇的有些心慌但還是一股腦的沖向前去,欲將馬匹攔下。

史萬寶坐下馬匹不過是普普通通的軍馬,任憑史萬寶本領通天也不可能沖過這樣的人墻。史萬寶也不含糊,馬鞭重力一抽韁繩一提,坐下戰馬便飛越而起,越向人墻之后的韓暹。

一時間,韓暹眼中仿佛看到了天降神兵,慌忙舉刀抵擋卻被史萬寶擺了個槍花挑上半空。倆馬相交,史萬寶也不揮出第二槍自顧自的說道:“你這婦人聽好了,這馬送你了自己逃命去。”

說話間,便傳來了韓暹的慘叫,半空轉動的刀,刀尖向下筆直的落了下來,刺穿了韓暹的身體。那婦人被這一連串的事情嚇的臉色發白,而史萬寶說罷便欲走。婦人才慌忙回過神來說到:“恩公!奴家不通騎術啊!”

史萬寶卻頭也不回的說到:“那是你的事。”說罷槍一擺,便打向了韓暹的坐騎。馬吃痛,便拼盡氣力開始疾馳。空中傳來婦人驚恐的嚎叫。

敬智見狀,卻也不責備史萬寶。畢竟這種情況下,帶兩個孩子已經難以突圍又怎么可能再帶個婦人。將她救下已經是仁至義盡了。至于接下來就看她造化了。

“當家的!韓將軍被人害了!”一黃巾小卒正惶恐的上報于楊奉,楊奉聞言不由大怒大聲喝到:“是誰!人在哪里!”,“那人似是南陽太守帳下將軍,正帶著他們少主往村口去。”黃巾小卒回道。

楊奉聽聞不由恨的咬牙切齒道:“又是這南陽太守!徐晃,隨我去鎮守村口。為韓老弟報仇雪恨!”,“領命!”徐晃雖然答的鏗鏘有力但心中所想就沒如此簡單干脆了,暗想道:“今若害了南陽太守家弟,往后怕當真再難為國建業了。”

史萬寶一路沖殺,黃巾余黨這些毫無訓練基礎,裝備襤褸的小賊一樣的兵卒想要攔住史萬寶簡直是癡人說夢。一路上比史萬寶想象中還要輕松許多,在多人的阻擋下卻也沒花費過多時間,不多時便到了村口。

傲氣沖天的史萬寶正打算一鼓作氣闖過關隘,卻在這時一柄大斧迎面揮來,史萬寶舉槍抵擋間感到了一股強烈的氣場。這氣場甚至不輸于龐德!

史萬寶不由落下冷汗,這不同于先前與龐德的比試。而是在隨時可能喪命的戰場,當即與之拉開距離。看了眼馬背上的兩個孩子又環顧了下周邊的黃巾賊,史萬寶不由暗自叫苦。怕是武運休矣。

徐晃一斧劈來便大致了解了對方的實力。又駕馬近過身來,掄起大斧便是一頓揮砍。史萬寶抵擋間,卻發現到敵將雖然招式唬人,但顯然未使力,是有意相讓。

只是史萬寶卻也無心多想,只欲拉開距離從腰間抓把白灰迷了賊將雙眼殺之方才有生機。不料這時徐晃卻又拉近身體低聲說到:“莫慌,吾與汝軍龐將軍有交,今欲放君一條生路。你我相斗間,吾會買一破綻,汝可傷我揚長而去。記住要演的真些。”

史萬寶聽罷,卻在不經意間露出狡黠的目光。心想到:“龐德古交?今日其有意買一破綻,何不趁勢殺之,也可搓搓龐德銳氣!”

于是徐晃與史萬寶一副斗的旗鼓相當的樣子,斗了將近百合,其斗招在行外人眼里看的是眼花繚亂如同生死相斗般,但高手自然看得出兩人不過耍些花架子皆未盡全力。

交斗許久,徐晃感到時機成熟,便假意大斧因劃地慢了半拍。而史萬寶見徐晃有意買的破綻立馬撒出白灰,迷了徐晃雙眼,持槍欲往徐晃心臟刺去。

“啊~啊~啊~”就在這時伴隨著,一女人的哭嚎聲。先前的婦人因不會騎馬,被吃痛的馬帶著橫沖直撞此時恰巧從小巷中冒了出來從史萬寶與徐晃之間疾馳而過,阻礙了史萬寶的計劃。由于,婦人的亂入,史萬寶槍頭偏移,只是劃傷了徐晃的左臂。

受傷的徐晃倒是老實巴交,心中還暗想到:“好家伙,這戲演的夠真實!”,史萬寶見一槍失手,徐晃也緩過神來,再不敢逗留駕馬掉頭沖破攔在村口的黃巾賊,只留一陣塵埃。由于徐晃的失利,黃巾賊眾早已驚的目瞪口呆,甚至于沒有做過多的抵抗。

猜你喜歡
  1. 寵婚小說
  2. 校園小說
  3. 婚姻愛情小說
  4. 百合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电子游艺馆